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41 交换解药

作者:一个小瓶盖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晚风袭袭,明月当空。

    秦以沫推开房间的窗户,看着外面随风摇曳的柳枝,暗暗出神着。

    有温热的身体靠了过来。

    “在想什么?”三毛在她耳边轻轻问道。

    放任自己的身体靠在男人宽大的胸怀中,秦以沫喃喃地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里的夜空不太好看!”

    “那你觉得哪里的好看?”

    秦以沫想了想后,说道:“还是咱们山谷那的夜空最好看!”

    似乎对于“咱们”两个字特别满意,三毛不由自主的笑了笑,他语带宠溺的说道:“好,等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咱们再回去,让你天天晚上看个够!”

    秦以沫听到他的话后,先是扑哧一乐,随后一股忧愁却情不自禁的浮上心间。

    “三毛”她微微转过头来:“你为什么都不问呢?”

    白莲儿的事情也好,黄金图的事情也好,难道你一点儿都不奇怪,一点都不疑惑吗?

    “只要是你想做的……”

    三毛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着,就像是最温柔的清风抚平了她日渐躁动的心灵。

    “无论任何事,我都不在乎”。

    只要你留在我身边,只要你不到任何我找不到的地方去,其余的事情对我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秦以沫听得懂他话里面的意思,也非常清楚这个男人对她是抱有怎么强烈的感情。可是越是这样,秦以沫的心就越加疼痛难忍。明明,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回到原本的世界,为了这一点她忍受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可是当胜利的曙光遥遥在望时,她又突然踌躇、害怕起来。这个世界就是千般不好、万般不好、可是这里有他啊!这个叫做三毛的男人成为了她最强劲的羁绊,最割舍不下的依恋。也许在她心里是害怕的吧!害怕离别的那一天,害怕做出选择的那一天。

    似乎察觉到秦以沫的不安,三毛抱着她的手臂越加紧了。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

    一大早,南宫风华便来找秦以沫商量换药之事,两人密谈了一刻钟后,决定把换药的地点放在荥阳的仙鹤楼中,那座仙鹤楼是南宫家暗地里的一处产业,在那换药于安全上有一定的保障。至于时间则定在了七日之后。

    日子一晃而过,转眼间变到了换药那一日。

    踩着仙鹤楼酸枝木做的上好地板,秦以沫缓缓的登上了二楼台阶。这一次随行而来的有南宫风华与柯连连。至于三毛则藏在了暗处,以防发生什么变故。

    贺兰敏与秦以沫初次见到的一样,还是那么“风骚入骨”。只见他今日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广流仙衣,靠在身后的座椅中,那副慵懒的样子,活像刚刚才办完了什么“好事”,充满了绮丽与**。

    “贺兰敏”南宫风华眉头微挑,面无表情的叫道。

    “就你们三个来的吗?”他一双桃花眼中泛起曾薄雾,波光淋淋的样子,活像是被谁欺负了似的。

    柯连连见此脸上不屑之色更重,他上前一步,充满挑衅意味的说道:“贺兰敏快把解药交出来!”

    “玉面神医?”

    柯连连脑袋一抬,高傲的应道:“正是!”

    “啧啧啧……没想到传说中的玉面神医竟会是个半大的毛头小子,看来江湖传言果然不可全信!”

    “你!”柯连连脸色猛然涨红,就在这时秦以沫却稍稍上前一步,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王爷”她颠了颠手心里的玉制小盒:“这就是子母蛊的解药,还请王爷交出玉娇露的解药”。

    贺兰敏看着站在眼前的秦以沫,一双桃花眼中却猛然浮起片片阴霾,这个女人曾经让他尝试了从未有过的屈辱,如今居然还敢没事人似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呵呵呵……他心中冷笑不已。

    “小美人近来可好?”贺兰敏的声音就像是爬在皮肤上的冰冷毒蛇,瞬间就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本王可是着实想念你呢!”

    “谢王爷挂怀,小女可是一刻都未曾想念过王爷”秦以沫抬着自己的小下巴,一脸高傲的说道。

    心理老师告诉我们当你遇到“色、情狂”时,一定不要心虚、更不要害怕。而是要用最严厉的态度坚决反击回去,这样才不会让变态们那充满扭曲的心里获得快感。

    “呵呵……”贺兰敏充满诡异色彩的笑声响起,他看着秦以沫问道:“白莲儿呢?”

    “废话少说,你只管把解药拿来便是”。

    贺兰敏淡淡的看了一眼秦以沫,举起手来轻轻向后一挥,霎时,在他身后的阴影处,不知不觉的就多出了个黑衣人。

    “黑煞,把东西给她”。

    “遵命!”

    那名黑衣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在离秦以沫两步之遥时止住了脚步,随即从袖子中拿出了一个青瓷小瓶,唰的一下扔了过来。秦以沫没接,接的人是柯连连。

    “怎么样?”南宫风华轻声问道。

    柯连连点了点头:“是真的!”

    秦以沫听后也不再犹豫抬手就把“子母蛊”的解药扔了过去。

    南宫风华与秦以沫同时松了口气,无论如何这白莲儿的小命应该能够保住了,如今也只剩下怎么从这里脱身了。两人对视一眼,便想按照事先设定好的计划行动,然而世间不如意之事,总是时时发生。

    只听贺兰敏不疾不徐的对着秦以沫说道:“小美人,别急着走啊,再怎么说咱们两个也是拜过天地的夫妻,你这么薄情,未免太叫本王寒心”。

    秦以沫看着他,依然冷言冷语的说道:“你那颗心还是寒一点的好,现在天气这么热,省的发臭了!”

    贺兰敏的神情有一瞬间出现了微微的怔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小美人你还是这么有意思!”

    秦以沫没功夫在这里跟他瞎扯,给南宫风华使了个眼色后,便要转身向外面走去。

    “只可惜咱们的交易还没有结束呢!”贺兰敏突然身后凉凉的说道。

    不知为何秦以沫的心中涌上了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

    “王爷这是何意?”

    “黑煞把他们带上来!”

    “姐——”突地,一声男童充满焦急的叫唤凭空响了起来。

    秦以沫大惊失色的向那边看去。

    “杨儿!”她不自觉的瞪大了双眼。

    “荷儿……”又有人在叫她。

    “爹?”

    “荷儿,莲儿她怎么样了?”

    “呜呜……大姑娘,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啊!”

    一声接一声的叫唤不停响起,秦以沫看着站在她身前的白杨、白渣爹、虞心儿、左香秀,不由傻傻的愣在了那。

    “小美人,本王不是说了咱们的交易还没有结束吗?”

    秦以沫神色间陡然变得凌厉起来,她对着贺兰敏问道:“你要什么?”

    贺兰敏捷歪歪头,似乎很认真的在想着,半晌后,他才说道:“我要你那个奸夫的命!”

    “你、去、死、吧!”秦以沫看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字的说道。

    贺兰敏脸色一僵,随后却突然大笑的说道:“本王是在跟小美人你开玩笑的,你与莲儿的家人本王又怎么舍得伤害?”

    “你要什么?”秦以沫再一次的问道。

    贺兰敏收起脸上所有的讥讽,不疾不徐的说道:“我要黄金图!”

    “你怎么知道黄金图的?”南宫风华听得这三个字后,脸色猛然一变,随后又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看了眼虞心儿。暗道:莫不是莲儿的娘,告诉他的?

    相比于南宫风华的震惊,秦以沫居然表现的极为镇定,她竟想也不想的直接应声道:“好,我答应你!”

    “荷儿小姐万万不可啊!若黄金图落在这恶魔手中,天下间又不知道该多出多少条冤魂了!”

    “那南宫公子还有其他办法?”

    “这!”

    “你别忘了,他们不但是我的亲人也是莲儿妹妹的亲人”。

    “嘻嘻,小美人就是爽快!”贺兰敏似乎也没想到秦以沫会答应的如此干脆利落,见状、不由拍掌大笑起来,他说道:“既然小美人如此痛快,那本王也不能逊色,这样吧!不如你就从她们几人中先挑出一个先带回去,也算本王的一番诚意”。

    “选我、选我啊!”左香兰扶着自己的腰不停的大喊道。

    秦以沫的视线落在了她高高耸起的腹部,使劲儿的皱了皱眉头,看这样子,莫不是这左黄蜂也怀孕了?

    想起怀孕二字,她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又落到白莲儿的身上,她可还清楚的记得,离家时白莲儿是怀着身孕的,可现在她却纤腰楚楚,怀中也不见任何婴孩,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杂事在她脑中一闪而过,秦以沫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贺兰敏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要杨儿!”

    “你这天打雷劈的死丫头,连自己的爹娘都不管,作死的女娃子,你会遭报应的!”左香秀自打被贺兰敏捷劫到这来后,每天都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眼见秦以沫竟是想也不想她们,只顾让自己亲弟活命,不禁一句一句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秦以沫才不在乎她骂的是什么,爹?娘?

    笑话,像这种抛妻负心的渣男凭什么是她爹。

    像你这种恶毒丑陋的女人,又凭什么做她娘。

    能佩她叫一声娘的女人叫做左香兰,不可很可惜,她已经死了很多年。 166阅读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