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32决定跑路儿

作者:一个小瓶盖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一把寒光四射的利剑抵在了他的后脑之上。

    贺兰敏双瞳猛然一缩,那张本是散发着**的的俊脸,立即变得阴冷恶毒起来。

    他浑身僵硬的站起身子,挑了挑眉问道:“你是谁?”

    然而,身后之人并没有任何想要与他交流的意思,贺兰敏只觉得肩胛处一痛,整个人便如秦以沫一样,变得再也不能动态。像扔一件垃圾般,他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小荷花、小荷花……”男人,不!应该说是三毛。急切的摇着秦以沫的身体,无不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

    此时的秦以沫正是身中“合欢露”□翻身之时,看着俯视她的男人的脸。秦以沫脸上露出了摄人的笑容,那笑容太美、太媚、让三毛看了都不禁呆愣起来。

    “小荷花?”

    三毛眉头一皱,抬起手就要握住秦以沫的脉门。

    然而,秦以沫却比他的动作还要快,带着酒气的香汗身子向着三毛猛然贴来。被一双柔荑狠狠搂住的脖子,也迫他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

    “三毛、三毛……”迫切的、带着炙热的呢喃之语,在他耳边不停响起。三毛碧绿色的眼眸一瞬间就变得温柔起来。

    “我在这里”三毛低下头轻轻舔舐着秦以沫眼角处的泪珠儿,这个动作仿若一个信号般,霎时点燃了二人所有的热情。

    不多时间,红纱帐中,便响起了阵阵欢吟之声。

    贺兰敏的俊脸贴在冰冷的地上,他虽全身上下不能动态,但却并不妨碍他听到那一**的欢愉之声,只要一想到有人在他的床上肆意侵犯着属于他的女人,贺兰敏的心脏就仿佛要爆掉般,恨不得杀光所有的人。

    前所未有的巨大屈辱袭上了他的心头。贺兰敏暗暗发誓,他一定会将这个该死的男人——碎尸万段。

    一晌贪欢,几许情深。待到秦以沫的理智渐渐回归时,已是几近天亮时分。

    “三、三毛?”□着身体被男人搂在怀里,她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

    “你醒了啊?”男人仿佛一只大型犬般,在她颈间蹭了蹭,一脸餍足的说道。

    太过冲击性的画面,一下子让秦以沫都不知dào

    现在是何种情况了。她伸出手往外推了推三毛意图亲吻她的脸,脑中迅速的开始回忆起来。

    几息过后,她的脸色猛然苍白起来。

    三毛搂过她不停颤抖的身子,摸了摸她秀发,柔声说道:“没事了,我会带你走的!”

    秦以沫拼命的点了点脑袋,看她那副惊恐的表情,便知dào

    她这次真的是被吓坏了。

    三毛怜惜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眼中却闪过懊恼之色。都是他来晚了,才让小荷花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

    大概是因为有他在身边的缘故,秦以沫已经开始逐渐冷静了下来,她环视一周,突然急声问道:“我们是在哪?”

    “蓝山别院”三毛乖乖的回答道。

    秦以沫心脏猛然一跳,再也顾不得其它,她飞快的说道:“快、块、我们快离开这里!”

    七手八脚的穿好衣服后,秦以沫刚一下床便看到了躺在一边的贺兰敏。霎时间,所有的新仇旧恨向她狂涌而来,带着一种近乎纯粹的恶意,秦以沫抓起了他的头发。

    “啪————”在贺兰敏还未说出任何话的时候,秦以沫一个大大的巴掌便死命的扇了过去。

    “啪——啪-啪啪——”秦以沫左右开弓,就在贺兰敏瞪大的双眼下,足足扇了他十个大巴掌。

    直到手掌麻掉,直到贺兰敏被她扇成了一个猪头,秦以沫才咬牙切齿、尤不解恨的骂道:“变态、禽兽、人渣……居然想要暴力使女性屈服,你这样的男人真该下地狱”。

    即使被秦以沫打成这幅德行,贺兰敏的脸上依旧挂着一股阴冷的邪笑。那毒蛇一样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了秦以沫身上。

    昨天晚上的巨大惊吓,直到现在还让秦以沫心有余悸,此时再见到他这幅盛气凌人的脸孔,秦以沫又怎么肯善罢甘休。

    “三毛,把那东西拿过来!”秦以沫突然说道。

    三毛剑眉一挑,便从袖口处拿出了一个方形的小铁盒。

    秦以沫把盒子打开,一个翠绿色的仿佛蚕茧样的肉虫正静静的伏在那里。

    贺兰敏脸上之色,终于开始变了起来。

    看她这幅样子,秦以沫心中尤觉解气,你不是王爷吗?你不是高高在上、肆意的玩弄别人吗?现在也终于尝到报应的滋味吧!

    在贺兰敏直视的目光中,秦以沫面不改色的把虫子放到了他的手臂上。看着它一点点蠕动着,钻进他血管中的样子、

    秦以沫虽觉恶心,却仍是享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这虫子就做子母蛊,你身上的这只是子虫,而母虫却在我手里……你给我听好!”她恶狠狠的说道:“若是你自己还想要活命就绝对不可以再找我的麻烦,还有……若是让我知dào

    ,我所关心的人们,有了什么样的不测,到那时我就会发动母虫,直接送你上西天!”

    说完这些话后,秦以沫尤觉得还不解气,她双手捧起贺兰敏的脑袋向着地上便狠狠的磕去,只听一声闷哼过后,满脑门血水的贺兰敏便两眼泛白的晕了过去。

    再次踹了他一脚后,秦以沫站起身来飞快的跑到一架紫檀木衣柜前。

    从里面拿出一套是褐色男式长襟,秦以沫快声说道:“三毛、赶紧换上啊!”

    三毛歪了外头,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

    秦以沫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是大侠,来无影去无踪的自是可以,但带上一个我就不方便了吧!现下又是白天,若被外头的护卫们发xiàn

    ,咱两都得变成马蜂窝!所以——”她说道:“现在就是你展示绝技的时候了!”

    “………………”三毛。

    “变脸、易容啊!”秦以沫狠瞪了他一眼:“你不是经常做这些吗?我以前见过的,休想瞒我!”

    “你要让我易容成贺兰敏?”

    “没错!”秦以沫说道:“你变成他,然后带着我光明正大的从这里出去!”

    半刻钟后,一身玄衣的“贺兰敏”再次完好无损的出现了。

    “真的不杀他吗?”三毛的声音里难得的带上了几分不甘。

    贺兰敏这个人渣就是再渣、再坏,那他也是这本破书中的男主角之一。要是死了的话,这剧情该怎么进行下去,她又怎么回的了家啊!

    在心里暗自腹诽了一会儿,秦以沫一把拉住他的手,说道:“好啦、快走吧!我可是一秒钟都不想再呆在这里的!”

    秦以沫的计策果真管用,两个人就这么大大方方的从别院前门走了出去,任是谁也没有发xiàn

    有何不对的地方。

    “不回去吗?”

    三毛看着明显犹豫不决的她问道。

    左府门口之处,秦以沫却迟迟没有进去,思索良久后,她的脸上露出了股坚定之色。竟转过头向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三毛!”秦以沫低着头,与他手掌相握。

    “无论我去哪里,你都会跟着我、保护我的对不对?”

    三毛伸出硕大的手掌,在秦以沫的脑门处轻轻一弹:“这是当然的吧!”

    趁着清晨时分,城门刚刚大开之时,秦以沫与三毛重新换了一套普通衣物。又在车行租了一辆马车,顺着纷纷攘攘的人流,两人顺利的溜了出去。

    “驾、驾……”黄土道上,一辆马车在飞速的疾驰着。

    秦以沫浑身瘫软的靠在车壁上,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好似要被癫出来了。

    “吁——”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一个男人打开车门从外面钻了进来。

    “你还好吗?”三毛看着浑身虚软的秦以沫不由担心的问道。

    秦以沫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还能挺住。接过三毛递过来的水袋,她勉勉强强的喝了一口。

    “你太弱了!”三毛皱了皱眉,说道。

    秦以沫听后,柳眉立即倒竖起来。好嘛!这才刚刚离开就开始嫌弃我了啊!

    再说我会这么辛苦,还不是因为和你—————

    她脸色猛然一红,随即狠狠的瞪了这个臭三毛一眼。

    “你这么弱,以后给我生宝宝时,会很辛苦的!”他满是担忧的说道。

    秦以沫一口水就那么呛到了嗓子眼中,三毛伸出手非常善解人意的帮她拍着后背。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秦以沫又羞又怒的捶打了一下他的脑袋,简直不知dào

    这个男人整天再想着什么东西!

    “去赶你的车啦!”她满是不爽的喊道。

    对于心上人野蛮性格非常了解的三毛,知dào

    自己再不消失,某人说不定真的会抓狂的。

    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的担忧有哪里不对。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