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11继母左香秀

作者:一个小瓶盖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小姐,那咱们?”

    “爹爹回来了,按理说我这个做女儿的应去问安才是,可现下又是这种情况我倒不好过去了,祝妈妈……”秦以沫转过头好整以暇的说道:“就麻烦您代我去前面瞧一瞧,可别让我这位新母亲挑出什么不是才好”。

    “是!小姐”祝妈妈明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俯身应道。

    “小姐……你是没看到刚才的那个场面啊!”待祝妈妈离开后,青草立即凑到秦以沫耳边叽叽喳喳的说道:“那虞心儿刚泪眼蒙蒙的走过来与老爷对视着,新夫人就上前几步扬起手来狠狠的就扇了她个大嘴巴子,而且还大骂她是勾引男人的狐媚子、浪、荡、妇”。

    “她就在我爹面前这么做的?”

    “是啊!是啊!就在老爷面前,您都不知dào

    那时老爷都被新夫人的这一手给弄蒙了!”

    “呵……”想象这当时的情形,秦以沫不由的扑哧一笑,随即说道:“那我爹爹一定气死了!”

    “何止啊!”青草一脸震撼的说道:“奴婢还从未见过老爷如此生气过,他看着那新夫人打了虞心儿后简直是暴怒啊!竟想也不想一把就将新夫人推倒在地,奴婢回来的时候新夫人还正坐在地上哭嚎着说老爷要杀妻呢!”

    看来她这位新母亲脾气极大啊!秦以沫满是兴味的想着:从今以后她那渣爹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喽!

    次日一大早,秦以沫梳洗完毕后便在青萍几人的服侍下向着她爹的住处行去。

    “羲兰院……”她抬起头看着那鎏金的牌匾,不自觉的就回忆起左香兰的音容相貌,一股止不住的伤感便渐渐浮上了心头。

    “小姐”管事白福快步走过来,说道:“您是来找老爷的吗?”

    秦以沫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来向父亲请安”。

    听得秦以沫这么说,白福的脸上却露出了为难之色。

    “怎么?父亲他现在不方便见我?”她试探性的问道。

    “老爷其实没在羲兰院……”白福看了秦以沫一眼,想了想后还是如实说道。

    我知dào

    ,他现下肯定正在安慰他那个饱经身体与心灵创伤的心上人呢!秦以沫在心里暗暗说道然而,脸上却仍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dào

    的样子,继xù

    说道:“既然父亲不在,那我的新母亲可在?”

    白福的脸上尴尬之色更浓,只听他说道:“新夫人在是在……只不过老爷吩咐了……”。

    “既然新母亲在,那我这个做女儿的就断没有过门不入的道理”秦以沫不等这白福说完,提气绣裙便朝着主屋飞快的走去。

    “小姐、小姐……老爷罚了新夫人禁足,不能见任何人啊!您……”

    秦以沫才不管他说什么呢!趁着又丫鬟替她着,她熟门熟路的走进了屋子里。

    “哎呦……你这个小蹄子,作死啊……下手不会轻一点儿啊!你想痛死我是不是啊!”随着这尖利的嗓音一阵噼里啪啦的巴掌声也随即响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夫人饶命、夫人饶命”有小丫鬟的哭声不停的响着。

    “一个个的,都是没用的废物!”尖利刺耳的女声依旧骂骂咧咧的叫道。

    秦以沫往前迈动的脚步不禁一停,看来她这位新母亲还是个“泼妇”?

    “你是什么人?”突然端着水盆的小丫鬟从室内走出来,看着站在门边上的秦以沫惊讶的问道。

    “跟谁大呼小叫的呢!”只看秦以沫身后的青萍上前几步,双眸圆睁的怒道:“真是不长眼睛,居然连咱们白府的大小姐都不认识”。

    一听秦以沫的身份,那小丫鬟吓的连忙跪下说道:“奴婢有眼无珠,冒犯了大小姐,请大小姐恕罪!”

    看她那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秦以沫抬了抬手,柔声说道:“行了!别磕了,你去通传一声就说我前来拜见”。

    “是!”那小丫鬟连忙应道,不一会儿,就来告sù

    秦以沫新夫人让她进去。

    缓步走进室内,秦以沫一打眼,便看见了正坐在床上,一脸“伤痕累累”的继母。

    只见她看上去有二十八、九岁的年纪,脸型偏长,颧骨极高,一双长眉描的飞直,就相貌而言实在不像是什么柔和慈爱之人。

    “荷儿拜见夫人”秦以沫略略俯下身子说道。

    这左香秀似乎对于她这个女儿没有丝毫的好感,只见随意的挥了挥手哼哼唧唧的说道:“行了,起来吧!”

    秦以沫站起身后,看了她一眼,貌似关心的问道:“您的额头怎么了?”

    左香秀知她指的是什么,不禁又疼又气的说道:“还不是那个贱人害的,等本夫人好了后,定要将她打杀出去”。

    看来她这新母亲不仅是个泼妇还是个愚妇。

    心下有了初步的判断后,秦以沫觉得自己心中的计划更有了几层把握,只见她一抬衣袖挡在自己的唇边满是不屑的哧哧笑道:“真是个蠢女人”。

    “你说什么……”左香绣双眼大睁,勃然暴怒道。

    秦以沫施施然的坐到椅子上,好整以暇的说道:“你该不会真的认为,自己进了白家的大门就万事大吉了吧!真是个比猪还蠢的女人啊!”

    左香秀的神情已经不是愤nù

    可以描述的了,只见她掀开被子就要向秦以沫这边扑来:“你这个小婊、子……竟然敢这么对本夫人说话”。

    青萍几人端的没想到,这位新夫人竟是个如此“癫狂疯魔”之人,简直是不可理喻啊!然而,护主的本能却让她们在第一时间把秦以沫团团围了起来。

    “你也知dào

    ,爹爹喜欢的人是虞心儿,不是你……”秦以沫似乎还嫌不够刺激般,她对左香秀笑的一脸不怀好意:“爹爹他能娶你,自也是可以休掉你的哦!”

    她这句话大概是彻底触到了左香秀的雷区,只听她疯声咆哮道:“小贱人……你说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就在屋子里乱成一团的时候,白羲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

    秦以沫脸上立马露出了委屈至极的神情,只见她快步走到白羲身边,哽咽的说道:“都是荷儿不好,惹得新母亲生气了!”

    “是继夫人不好!”青萍上前一步,气声说道:“我们小姐心孝,好心好意的来给她请安,谁知她不但不领情反而一口一个的骂小姐是小□、小贱人……更甚至,她还要动手打我们小姐”。

    “疯妇……真是个疯妇……”白羲看着满脸泪水的女儿,又看了眼被婆子们强行按住还在挣扎不休的左香秀,眼中厌恶之色更重。

    “白福!”白羲怒意重重的喊道:“把这屋子给我重重的封起来,就让这个狠心的疯妇自个儿在这折腾吧!”

    “爹……”待出了屋子后,秦以沫小心翼翼的说道:“都是孩儿的不是,才惹得新母亲生气了”。

    白羲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说道:“那妇人天生性格如此,与荷儿你可没什么关系”。

    秦以沫的脸上依然有着不安,只听她语带关心的说道:“孩儿昨日听说,虞姑姑受了些伤,不知现下如何了?”

    听见她提起自己的心上人,白羲的脸色非但没有变得柔和起来,反而更加心事重重。

    秦以沫双眸轻眨,低下头状似自言自语的轻声说道:“荷儿一直以为虞姑姑会成为我的新母亲,没想到……”。

    白羲脸上苦涩之意更甚,叹息之声不断。

    秦以沫见状嘴角一勾,喃声说道:“要是父亲可以同时娶两位妻子就好了!”

    白羲双眼猛然一亮,只听他急声说道:“没错!没错!我可以娶心儿做我的平妻啊!”虽还是委屈了她,可他会把她当作是是自己真zhèng

    的妻子,百倍千倍的对她好的。

    “小姐!”待白羲脚步匆匆的离开后,身后的青萍却满脸气愤的说道:“您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还帮着那个狐狸精说话!!”

    秦以沫施施然的走在回去的路上,她幽幽的说道:“今日你也看着了咱们的那位新夫人,你觉得她怎么样?”

    “她脑袋有病!”请萍毫不犹豫的说道。

    秦以沫笑着看了她一眼,说道:“咱们这位新夫人倒不是脑子有病,只不过是性格忒为跋扈,眼睛朝天,不待让人半分罢了!”

    “哼……没想到老姑奶奶家的这位竟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怨不得会和前面的那位姑爷和离呢!就她这疯魔样,哪个男子能受得了!您外祖也真是的,怎么就嫁了这样一个人过来”。

    “所以我才会先下手为强啊!”秦以沫轻声说道。

    “奴婢不懂小姐的意思”。

    “你想想……这新主母要是进门了,这白府内务以后将会由谁来接管?”

    “自是由新主母来……”。

    “不错!”秦以沫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光这些,咱们以后的衣食起居,杨儿的养育问题,怕都会由这左香秀接管过去,你今日也看见了她的脾气秉性可觉得她能好好待我们姐弟二人?”

    青萍似懂非懂的说道:“所以小姐今日才会故yì

    说些刺激她的话,让老爷看见她那狂样?”

    “爹爹心里是早就厌了她的!”秦以沫缓缓的说道。被人用这种方式逼迫成婚,以白羲的自尊来说是万万难以接受的,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挡在他与真爱之间的一道硬刺呢!

    “奴婢明白了!小姐是要来个坐山观虎斗?”青萍连声说道。

    “算你还有点脑子”秦以沫笑睨了她一眼。

    “不是奴婢瞧不上那虞心儿啊!就她那副娇娇弱弱的样子,怕根本不是那个疯妇的对手”。

    “是不是对手,要拉出来溜溜才知dào

    ”秦以沫说道:“你可别忘了,虞心儿身后站着的可是我那个痴情爹”。

    “这两人要是真斗上了,那小姐你是准bèi

    帮着谁啊?”

    “自然是谁弱帮谁!”秦以沫长叹一口气,怔然的说道:“总要给我和杨儿一段安全的成长时间啊!”

    “小姐……”看着秦以沫的样子,青萍不禁红了眼睛说道:“委屈您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