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10白渣爹再娶

作者:一个小瓶盖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小姐的意思是……?”

    秦以沫从枕头地下抽出信纸向着青萍摇了摇说道:“舅舅来信说:外公已经做主把左香秀许配给爹爹做继室了!”

    “什么?”青萍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老、老爷同意了?”以他们家老爷对那个狐狸精的迷恋程度来说,根本不可能会同意啊!

    秦以沫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语带轻蔑的说道:“恐怕我这个爹爹啊,连洞房都进了!”

    “已经在左家拜完天地了?”看着手里的信纸,青萍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怎、怎么这么快……再说哪有直接在女方家成亲的啊!又不是招上门女婿”。

    “哼……肯定是耍了什么手段呗!”要不然她哪个痴情爹怎么可能会答yīng

    。

    “不管她用了什么手段逼了老爷娶她,奴婢都要好好感谢感谢她”青萍的脸上开始冒出兴奋的光芒只听她欢快的说道:“那狐狸精可还等着老爷回来和她成亲呢!这下好了,我看她还能不能再摆出一副圣母菩萨的样子,想做咱们白府的女主子?哼!下辈子吧!!”

    然而,秦以沫却不见得有多高兴,她半依在软枕上喃喃自语道:“怕就怕,这朵圣母花没走,又来了只母黄蜂啊!”

    夜半十分,秦以沫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剧情发生了变化”这是她接到那封信后,脑中第一个浮现出的信息,本来应该成为白羲妻子的人从虞心儿变成了这个在书中从未出现过的左香秀。那么——会不会影响到以后剧情的发展呢?秦以沫无不忧心的想着,她可没有忘记那两个该死的回家条件。

    但是那破电脑的声音并没有再响起,是不是说明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到主剧情呢?

    秦以沫脑中乱糟糟的想着,突然她苦笑一声,说道:“恐怕这所谓的剧情早就有所偏移了!”

    没错!从本来会随着左香兰一起死去的杨儿平安的活下来开始,这个早被写好了的剧本就开始有了些不一样的地方。

    因为杨儿活了下来,左林秩才会态度强硬的要看看自己的亲外孙,白羲才会不远千里的带着儿子过去探望,才会引出这些小说中从未出现过的事情。

    果真是一环套一环吗?秦以沫暗暗叹了一口气,只盼望着这些改变可以稍微提高一些自己的生存机率,不要再向原书那样被人轮、奸至死。想到自己那无比凄惨的死法,秦以沫狠狠的打了个冷颤再一次坚定了绝对要逃离这个世界的决心。

    如此,又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秦以沫的风寒也已全部康复,这一日午后,她正坐在紫檀玉萝榻上和青萍几人说着闲话时,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便渐渐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秦以沫摇着手里的小扇,皱着眉头问道。

    她这边正问着,那边就有小丫鬟进来禀告说:“小姐,老爷他们回来了!”

    秦以沫唰的扔下手中的扇子,急冲冲的问道:“杨儿也回来了?”

    “就知dào

    小姐你着急,老奴这不就把大少爷给您送来了嘛!”便看一身紫色背子的祝妈妈掀开珍珠软帘,满面笑容的走了进来。

    “哎呦,我的小乖乖哦!”秦以沫兴奋不已的接过她怀里胖乎乎的小奶娃,可着劲儿的就向着那肉肉的脸蛋上狠亲了两下。

    “可想死姐姐了!”

    小白杨看见他月余未见的姐姐,也高兴啊!只见他双挥着小胖手笑的一脸口水横流。

    “哼……”秦以沫点了点他的小脑袋笑着说道:“还算你有点良心,没把你姐姐给忘了!”

    “姐姐那时不是生病了嘛!所以才不能陪你去外祖家,杨儿可不能生我的气哦!”秦以沫摇了摇弟弟的小手,笑着说道。

    把怀里的小宝贝一顿稀罕后,秦以沫才吩咐青萍几人去照看他,自己却把祝妈妈单独留了下来。

    “小姐的病可是全都愈了?”祝妈妈关切的问道。

    秦以沫点了点头柔声说道:“已经不碍事了,我也没想到只不过是一场小小的风寒却拖拖拉拉到了现在才好”。

    “那就好、那就好”祝妈妈连声说道:“幸亏咱们启程的时候,小姐没跟着去,要不然这一路车马劳顿的岂不是耽误了病情”。

    秦以沫微微点了点头,却转而问道:“在外祖家到底发生了何事?爹爹怎么会同意娶那左香秀?”

    祝妈妈早就知dào

    小姐把她留下是何意思,当下便如竹筒到豆子般噼里啪啦的说道:“这事是您外祖提出来了的,依他老人家的意思,一来您姐弟二人年龄还小,若是姥爷再娶保不齐就对你们不好,所以这继室最好还是出自咱们左家。二来咱们夫人的死多少还是根那对母女扯不开关系,他老人家丧女之痛尚未平息,又怎么肯让她再称心如意的坐上新夫人的宝座,所以干脆趁着这次机会硬是逼着姥爷应下了这门婚事”。

    “我爹就怎么答yīng

    了?”秦以沫不可思议的问道,这不符合他“痴情”的属性啊!

    “怎么可能!姥爷啊!可是心心念念着那个贱人呢!”祝妈妈老脸上满是讥嘲的笑容,只听她幸灾乐祸的说道:“可是您外祖那是什么人啊!自是有办法让姥爷乖乖就犯,他老人家先是晓之以理与姥爷详谈了那虞心儿的出身来历有多么不合适做白家的主母,又动之以情声泪俱下的说着自己的丧女之痛,咱们姥爷当年可是受过您外祖大恩的,再说……对于夫人的死他到底是心虚的这般逼迫下来也不得不做出让步”。

    秦以沫歪了歪脑袋,却突然问道:“就是这些,没有别的吗?”笑话,她那渣爹怎么可能为了区区“恩情”为了区区“愧疚”而放qì

    他那惊天动地的“爱情”呢??

    听得她的问话后,祝妈妈的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

    秦以沫双眸轻眨,声音转低的说道:“母亲已经去了,这白府里面除了弟弟外,荷儿就与你最亲,可是你却……”。

    “我的好小姐儿!”祝妈妈看着满脸伤心的秦以沫赶忙的说道:“不是老奴不肯说,只是怕污了您的耳朵,好了好了……现在就说、现在就说”她趴在秦以沫耳边悄悄低语了起来。

    “你是说爹他酒后乱性把那左香秀给——”秦以沫瞪大了眼睛问道。

    祝妈妈点了点头,说道:“事发后,可是好多人都亲眼看见了,绝对没错!”

    怨不得呢!秦以沫想道,正所谓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她这渣爹怕是被人给堵在床上不得不认了!

    “小姐啊!”祝妈妈长叹一口气,说道:“甭管这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让这左香秀进门总比眼瞅着让那狐狸精上位强,再说她毕竟与您和大少爷有血缘关系,日后也是个照应”。

    秦以沫看了看她,心理面却充满了不可置否。然而现在人没见到她也不好评价什么,只听她转而问道:“那亲事什么的也在外祖家办完了?”

    “是的,出了这么不体面的事情,自是要尽早给老姑奶奶家的那位一个交代,所以您外祖就当机立断的让他们拜堂成亲了”。

    这二人都是再婚之身,一切礼仪自是没头婚那般隆重其事。

    “小姐、小姐……”就在两人说话间,青草却一脸神神mì

    秘的走了进来,双眼冒光的说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慢些说……”秦以沫挑眉问道:“谁和谁打起来了?”

    “是新夫人把那虞心儿给打了!”

    好嘛!下马威啊!秦以沫心头电转的冷笑一声:“看来我的这位新母亲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