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9舅舅来信了

作者:一个小瓶盖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秦以沫呆楞楞的坐在绣床上,两眼发直的看着手里拿着的这块“凤凰与飞佩”。

    老实说,此时的她心里是极为混乱的,自打莫名其妙的穿到一本小说里后,她的人生就早已经变得一团糟,无数的午夜梦回秦以沫都死命的祈祷,希望她再睁开眼睛时,一切都会回复都原来的样子不是她不肯向现实妥协,而是她根本无法把这里看作是一个真实存zài

    的世界。

    所以——用力的捏紧手中的物什,秦以沫眼中闪过坚定的光彩,无论是什么生存点也好,剧情什么的也好,我一定要活着,活着离开这里。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所有的不安后,她的心思开始飞快的转动起来。

    “南宫风华………”秦以沫喃喃的念道,忽地,她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似的,干干的扯了扯嘴角这个南宫风华不就是这本坑爹神作中四大男主角之一。简介中提到的那个“他——一身白衣、温文儒雅,人称武林第一佳公子,却只愿在她身后默默守护,只求她绝美的小脸上永远挂着那朵无忧的笑容”中的那个他嘛!!

    秦以沫的嘴角已经不能说是扯了,而是抽,狂抽啊!

    “南宫风华的初恋……”他初恋不初恋的跟她这个“炮灰女配”又有什么关系啊!!秦以沫真是后悔自己今天怎么就欠欠的上街去了呢!怎么就欠欠的进了那个该死的玉粹轩,从而拿到了这么一个更加该死的剧情道具。

    “呵……”她满脸讽刺的笑道:“看来我这个炮灰不但不能躲开这剧情,还硬是要眼巴巴的往里面凑着”。

    南宫风华、白莲儿……秦以沫看了看手中的玉佩,再一次大骂道:“初恋你妹儿啊!!”

    日子一晃而过,转眼之间离左香兰过世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了。

    秦以沫斜靠在姜黄色的福绣软枕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手中的书本,这时一个清脆爽利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姐醒了?”

    抬起头看着手上端着个红木托盘的青萍,秦以沫满是嫌恶的点了点头。

    看着自家小姐不清不愿的样子,青萍抿嘴儿一笑说道:“老话说的好良药苦口利于病嘛!您现下虽已好了大半,可也马虎不得啊!还是听大夫的话把这一副药全都吃完吧!”

    这道理秦以沫又何尝不知,可是这黑乎乎的,苦的似乎让你闻一闻都能吐出来的液体着实挑zhàn

    了她味觉的极限,不过是一场感冒罢了!秦以沫暗叹一声,无比怀念那些“西药片片”们。

    青萍看着一脸“悲壮”的喝下整碗汤药的小姐,赶紧递给她一碟蜜饯,笑着安慰道:“平时看姐儿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大人样儿,没想到不过是喝个药却把您为难成这样”。

    秦以沫大大的瞪了她一眼,小脸皱成了团嫩包子。

    “小姐”不等这主仆二人再说些什么,外面的青草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

    “跑什么跑!有没有点样子!”青萍儿眉头一皱的呵道。

    对于活泼可爱的青草来说除了祝妈妈外,大概最怵的便是性格爽辣的青萍了,只见她脚步一停诺诺的俯了下身子说道:“小姐,舅姥爷给您来信了!”

    秦以沫不禁大喜的说道:“快、快拿过来!”

    接过手中的信后,她立马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然而越看她眉头皱的越紧,到最后已经是一脸的惊讶。

    “小姐……”青萍看她这样不由担心的叫道:“可是小少爷有什么不好?”

    秦以沫愣愣的放下手中的信纸,摇了摇头,忽然问道:“左香秀是谁?”

    青萍一怔,随即用着不确定的语气说道:“小姐说的左香秀可是老姑奶奶家的那位?”听她这么一说秦以沫才略略回想起来,这左香秀应就是她外公妹妹家的女儿,按照辈分来说她也要称一声姨的。

    “咱们老姑奶奶是招婿入府的,这些年来共生育了一儿一女,小姐说的左香秀应该就是这位了!”青萍想了想后说道。

    秦以沫眉头皱的死紧,她满是疑惑的问道:“这左香秀应跟娘差不多一般年纪吧!难道至今为止都没有成婚?”

    “应是嫁过人的!可听说因为夫妻不睦,成亲没几年两人便和离了!”见她家小姐一个儿劲儿的问个从来没见过面的亲戚,青萍不禁好奇的问道:“小姐,这信上写了什么?怎么突然关心个八竿子打不着一撇子的人来?”

    “八竿子打不着一撇?”秦以沫摇摇头,脸上闪过一抹幸灾乐祸,她嘲讽的说道:“怕以后可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了!”

    看着一脸疑惑的青萍、青草、二人,秦以沫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一个小丫鬟却进来通传道:“小姐,东院的那位想进来看看您”。

    “不见、不见……咱们小姐可正病着呢!”一听虞心儿来了,早就把她恨透透的青萍第一个嚷嚷的说道。然而,秦以沫却挥了挥手对着小丫鬟说道:“去请她进来”。

    “小姐!!”

    “青萍……”秦以沫看了她一眼说道:“去端茶”。

    青草拽了拽青萍的衣袖小声的叫了句:“青萍姐”。

    “是!”她不甘不愿的俯身应道,看着退下去的青萍秦以沫摇了摇头,想了想后又飞快的把手上的信纸塞到了枕头底下,待她做完这些事请后一阵窸窣的脚步声也渐渐响了起来。

    秦以沫抬头看去,便见一袭白色水秀玉兰裙的虞心儿身姿款款的走了进来,只见她体态婀娜,肤光胜雪,一行一动间充满了魅人的风采,偏又长了副沉鱼落雁之貌,就是是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虞心儿真的是个绝顶的美人儿。

    “只不过……”秦以沫在心里悄悄的说道:“自古以来绝色美人儿的命似乎都不怎么好!”

    “荷儿,最近身体可是好了?”虞心儿走到她身边,满是关心的问道。

    秦以沫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有劳虞大娘挂念了,青草还不给虞大娘搬把椅子过来”。

    即使过了这么久虞心儿对秦以沫一口一个的虞大娘仍是适应不良,只见她尴尬的点了点头坐在了床边的金丝楠木椅上。

    “这是我亲手制的百花糕”虞心儿从身后丫鬟的手中接过一个翠绿色的花盘,笑着说道:“这东西采百种花蜜制成,最是甜软开胃,你大病初愈,不妨多用一些”。

    秦以沫看着托盘上美轮美奂的花形糕点,点头笑着说道:“大夫都说我这风寒已经好了八、九分了虞大娘不必忧心”。

    虞心儿美丽的红唇微微挑起,满是温柔慈爱的说道:“那就好、那就好……你父亲出门在外,现下也顾不得你,你若有什么需yào

    一定要跟我说啊!”

    “虞大娘多心了”秦以沫同样笑颜如花的说道:“这里是我家,难不成还有人敢苛待我?”

    虞心儿嘴角一僵,神色间不禁就浮上了一层幽怨。

    秦以沫却也知dào

    她这幽怨从何而来,自打左香兰去世后,白府上下均心知肚明这虞心儿板上钉钉的会是这白府的新夫人,而这次,待白羲从左家回来后怕就要开始操办喜事了。可这虞心儿左等右等足足等了一个多月也不见白羲归来,怎么能不让这个“心如白雪、琉璃质质”的美人儿幽怨呢!

    “……你父亲”虞心儿满怀希望的问道:“可是来了信?”

    “没有啊!”秦以沫摇了摇头说道:“不曾有什么信送过来”。

    虞心儿纤眉一皱,满脸不信的说道:“真的没有吗?”

    秦以沫听得她的话后,小脸刷的一下就拉了下来,她不满的说道:“怎么?虞大娘认为荷儿是个满口谎言之人?”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若不信,待父亲回来后一问便知,现在荷儿累了,虞大娘还是请回吧!”

    看着一脸冷漠的秦以沫,虞心儿美丽的双眼像是受了什么天大委屈似的浮出了一层泪雾,只见她缓缓起身却依然柔声说道:“那我就先走了……荷、荷儿你好好养病”。

    “切!装什么装”看见人走了,青萍才嘟嘟囔囔的从半月屏后走了出来,她满是愤恨的说道:“当谁不知dào

    她那点子龌龊心思,真令人恶心”。她几步走到床边一把端起那碟百花糕恨声说道:“谁会吃你这毒妇做的东西,想害我们家小姐,做梦!!!”

    秦以沫倒是不认为虞心儿会在这里下毒,但话说回来,她也从没打算吃罢了!

    “扔了便是,至于你生这么大的气吗?”

    “奴婢是看不惯她那副迫不及待的样子!”青萍擦了擦眼角的水雾,声音里是止不住的恨意:“夫人才过世半年啊!”

    秦以沫微微一笑,向她招了招手,待她走近后递给了她一方手帕,柔声说道:“我娘是去极乐世界享福去了,见不着这些乌漆麻黑的事情对于她来讲又何尝不是一种幸事”。

    “而且……”她抬起头,眼中闪过一种莫名的光彩,轻声说道:“这虞心儿的美梦怕是没有机会实现了!”

    所以才说自古红颜多命苦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