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3白莲花母女

作者:一个小瓶盖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秦以沫看着眼前这位容颜俏丽,风采嫣然的女子不禁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你可知你的宝贝女儿已经换了一个人啊!”

    “夫人,小姐一大早就来了肯定还未用饭呢!”祝妈妈笑容满面的说道。

    左香兰一听,忙笑着说道:“是呢!是呢!快传饭吧!可不能把我的宝贝荷儿给饿着!”

    秦以沫乖巧的扶着左香兰起身,不一会儿,便有七八个身着粉衣的小丫鬟端着各色吃食走了进来尽管心里面依然惴惴难安,但看着这个满桌子的“珍馐”秦以沫还是抽了抽嘴角,暗道:“这也太奢侈了吧!”

    只见这紫檀木做的雕花圆桌上,整整摆满了二十四道吃食,道道精致华美让人一看就有想吃的**。

    左香兰用银箸夹起一块奶汁饽饽,放进秦以沫身前的白瓷盘里笑着说道:“荷儿怎么不吃了,是不是没有合你胃口的菜,你想吃什么娘现在就叫她们做去!”

    秦以沫回过神来,赶紧说道:“不用了,这些都挺好的!”

    左香兰看着女儿低头用食的样子,不禁微微抿嘴一笑。

    顶着她充满疼爱的目光,秦以沫心中更是感到发虚,她匆匆吃过早饭后,喝了一口手里的香茗对着左香兰问道:“娘……咳咳……我爹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左香兰笑着说道:“怎么我们荷儿想爹爹了?”

    我怎么可能会想那个渣滓,秦以沫心里狠狠的想到,然而在脸上却露出一副思念之色。

    看到女儿这么孝顺左香兰心中更是高兴,她总觉得今天的荷儿似乎有了些变化,整个人似乎变得沉静了一些,大概是长大了吧!她暗暗想到。

    “算一算,你爹去江州也快大半年的时间了,也该是回来的时候了!”左香兰笑着说道

    。

    一旁的祝妈妈这时接口说道:“可不是嘛!老爷临走前可是说了定会在夫人生产前赶回来的!”

    “祝妈妈!”左香兰不依的娇嗔了一声。

    秦以沫看着脸带薄红,神色间却充满幸福之色的左香兰,微微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按照《绝世红颜乱天下》这本书的剧情来看,白荷的母亲并没有出场的机会,如果她只是个路人甲那还可以,但显然不是。秦以沫清楚的记得“白府”的女主人并不是她,而是那个“绝色无双、柔弱善良、美好的的仿佛就是新春白雪的虞心儿才对啊!

    “难道说——”她抬起头看了眼笑容满面的左香兰,白荷的娘会在剧情正是开始前死掉吗?

    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秦以沫突然感觉自己开始有些焦躁起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娇声说道:“那娘一定要好好养着身体,给荷儿生个可爱的弟弟啊!”

    她是真的从心里面期望,这个女子可以平安的。

    左香兰摸了摸女儿软软的头顶,笑的一脸慈和。

    如此,尽管秦以沫千般不肯、万般不愿,但她还是以“白荷”的身份在这里生活了下来。

    这两个月以来,她用尽自己所有的心力努力的适应着这里的环境,一方面她要暗自揣摩这里的说话方式和一些基本的礼仪规范,另一方面她又不能让人看出她这个“白荷”是换了芯子的。

    可能是她的功夫真的下到了,也可能是左香兰现如今怀着身孕没空管她,居然真的让秦以沫慢慢的适应了下来,并让白府众人接受了大小姐白荷开始“长大”了的印象。

    “娘……”秦以沫拿起手中的秀红色小肚兜笑着说道:“您看看,这个给弟弟穿可好?”

    左香兰看了一眼,笑着说道:“难不成这二龙戏珠兜是我的荷儿做的?”

    秦以沫脸一红,心想:“我哪有这个本事”。

    看着一脸狭促的左香兰,秦以沫伸出一根葱白的手指,点了点二龙戏珠中的那颗指甲盖大小的珠子笑着说道:“瞧娘说的,好像荷儿一点力qì

    都没出似的,这个可是我亲手绣的哦!”

    看着女儿娇俏的模样,左香兰大笑了起来,连声说道:“好好好!!!我们荷儿最能干了!”

    秦以沫头一扬,一副那还用说吗的样子。

    这两个月以来,她装嫩撒娇的演技是与日俱增啊!

    “对了!”母女两笑过一阵后,左香兰微微抬起头,突然对着秦以沫说道:“昨个儿你爹爹捎了一封信回来,说是还有六七日就会到家了!”

    秦以沫小脸猛地一僵,心中那片从未消散的阴云又开始聚了起来。

    她悄悄的吸了一口气,装作一副高兴的样子,说道:“是嘛!那可真是太好了!”

    自己生产在即,能有丈夫陪在身边,左香兰心中自是开心。

    看着她一脸“幸福”的样子,秦以沫紧了紧小拳头仿若不在意般的问道:“爹……爹爹……他这次是自己回来的吗?”

    左香兰一怔,随即笑着说道:“当然还有咱们白府的商船啊!”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爹……爹他不是最爱交友的吗?……会不会带一些朋友什么的回家来做客啊!”

    “这个你爹在信里面倒是没提!”左香兰笑着说道:“荷儿怎么开始关心起你爹的交友情况了?”

    听了左香兰的话后,秦以沫心中并未有多少轻松之感,反而就像是压了块大石头般,心里面沉沉地难受的要死。

    她看着这个一心一意等着自己丈夫回来的女人,只觉的自己的心脏阵阵发疼,你知不知dào

    你等来的不再是往日那个情深意重的丈夫,而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迷恋着另一个女人的薄情郎!”

    “荷儿,你怎么了?”看着女儿突然有些发红的眼眶,左香兰赶忙问道。

    秦以沫摇了摇头,走到她身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肚子。

    “娘……”她轻轻的说道:“无论如何您还有弟弟……还有荷儿……”

    为了你肚子里面的孩子,请你成为一个坚强的女人吧!

    “小姐、小姐……”秦以沫放下手中的书册,看着慌慌张张跑过来的小青,问道:“怎么了?跑的那么急?”

    小青一把拉起秦以沫的手说道:“老、老爷回来了!”

    秦以沫心中当下就是一个机灵,她又看了眼满是焦急之色的小青,立马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娘她出事了?”

    小青一听后,眼泪立马哗哗淌了下来,哭哭啼啼的说道:“夫人突然晕倒了!”

    秦以沫踉跄的后退一步,这一天还是来了吗?

    她一把推开站在前面的小青,撒开腿就向着主院跑去。

    此时的“羲兰院”已经完全是一片兵荒马乱之像,秦以沫风一般冲进内殿看都没有屋内的站着的几个人,直接向着一脸焦急之色的祝妈妈问道:“我娘她怎么样?”

    “大夫说,夫人是急怒攻心才会晕倒……要不是夫人平日养得好,这一胎儿都怕是……呜呜……”祝妈妈说到这里时不由掩面低声哭泣起来。

    “那应该就是暂时没事了!”她缓缓的走到罗榻床边,细细的看着脸色煞白,一无所觉的左香兰。

    一瞬间,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的滋味,怕是任何人都承shòu不了的吧!

    “呜呜……呜呜呜…………”有柔柔的低泣声,渐渐响起。

    秦以沫缓缓地、缓缓地、转过头去。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只见一个身如拂柳,容颜绝美的女子,正一副梨花带雨之貌盈盈哭诉道。

    “怎么会是心儿的错!”站在她身边一身玄衣的高大男子,脸上立kè

    露出了无比心疼之色,只见他抬起手就想为这女子试泪,但半空中却又微微顿住,一副不敢唐突佳人的君子之色。

    这名叫心儿的女子星眸含泪,抬起头看着男子,脸上满是歉然之色只听她哀哀地说道:“心儿不该跟白大哥回来的!要是心儿不来白夫人就不会误会你我二人的关系,也就不会发这么大的火,以至晕倒,是心儿、是心儿、都是心儿不好……呜呜…………”。

    秦以沫莫然的看着眼前这仿若闹剧般的演出,她慢慢的走到这女子身前,面无表情的说道:“出去”。

    “荷儿!怎么说话呢!”那男子也就是白荷的爹,不悦的呵道。

    如果秦以沫手里现在有一把刀,说不准她真的会干出杀人这种事的。

    她死死的看着男子,一字一字的说道:“我娘她现在需yào

    休息!”

    白曦看着女儿冰冷的目光,不知为何心中猛然打了个突,皱了皱眉,他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脆脆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只听她满是高兴的说道:“你就是莲儿的姐姐吗?”

    秦以沫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是!”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