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说你要挨毒打而且还有牢狱之灾!

作者:先挣个泡面钱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天。

    当乔渊出关准备返家时才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之前闭关修炼,导致忘记了时间,以至于临近过年了都不知道。

    在这个世界,过年也同样重要,同前世一样,春节期间交通运输等各个方面都很吃紧,再加上异灵这种潜在危险。

    人越多就代表着事情越多,无论是水路还是铁路都不太平,更是有好几条新闻报道铁路周边发生异灵事件,为此有大量巡逻者投入到护航之中。

    所以目前安全系数相对较高的铁路车票,凭正常手段是抢不到了。

    而诡门的特殊能量值也不够直接降临在房间。

    于是乔渊打算走后门,打电话给白进,让他想办法搞一张票,对面一口答应……一切也都很顺利,但最终问题出现在自己的诡刀上。

    铁路明确规定不能携带管制刀具,乔渊这诡刀需要办托运。

    这事自己没有答应,想起白前辈快递丢失的事情,警钟长鸣!

    七阶觉醒者的快递都敢偷,自己没必要去赌这么一下。

    万一有人瞧出自己诡刀的不凡,偷偷调换走,事情处理起来会很麻烦。

    电话里白进提出了另一个办法,自己可不可以坐专机,他替自己包一辆,专门护送。

    这有点太高调,而且空中也不是绝对安全,思来想去最近也没什么急迫的事,于是乔渊让白进弄了一张大巴车的票就行。

    正好在网上查询了一下,前往栎阳市的大巴车途中会经停秦市,可以去祭奠一下死去的父母。

    ……

    第二天一早,乔渊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赶往车站,在门口找到了与自己接头的工作人员,看样子是等待了许久。

    「辛苦了,麻烦你们了。」乔渊当即准备将车票钱交给对方。

    现在正值春节前的高峰期抢票时间,而且已经售空,对于这些忙碌的底层工作人员来说,还亲自过来给自己送票,确实是辛苦。

    「领导,您太客气了,我们车票是可以报销的。」那名年长的工作人员连忙拒绝,表示不敢要乔渊这位大人物的钱。

    「今年人挺多啊。」乔渊看着车站外挤满了人,随口说了一句。

    「是的,唉……听说好几条线路都因为发生了异灵事件被封,本来这个时间段压力就大……」

    「即便安全局那边巡逻者尽数出动,也不能保证每条线路都能分配到觉醒者……」工作人员感叹道。

    目光移向远处,车站门口人声鼎沸,密密麻麻的人群挤满了周边。

    ……

    「兄弟兄弟,票子要不?有巡逻者跟队,安全系数有保证!」一名黄牛捂着斜挎包小声说道。

    「真的假的?有没有去市的,给我来两张!」

    「有,一千一张!」

    「什么,这不是短途么,官方价格才五百,你们要不要脸!」

    「兄弟,我们也是赚点辛苦钱,为了抢票你知道我排了多久的队么,收你五百是看你老乡的份上,换别人我至少收他两千!」

    最终,那名返乡男子咬牙买了两张。

    接着那名黄牛又继续寻找其他目标,丝毫不担心车票卖不出去。

    「朋友朋友,票子要不?」

    「巧了,我们是老乡,给你便宜一点……」

    「朋友,市走不,我们一起租一个猎人觉醒者,分担一下租金……」

    「人生意外险了解一下……」

    「……」

    ……

    精神力扩散,乔渊一边看着周围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一边倾听这位工作人员讲述一些来

    自最底层的生活。

    「安全局下达了命令,鼓励那些觉醒者以雇佣的形式护送普通人返乡……」

    「不过即使是这样,依旧无法保证安全。」

    说到这里,工作人员看了看时间道:「领导,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的话,我先回去工作了,那边人手有点不够。」

    「行,辛苦了,一切都会变好的。」乔渊拍了拍工作人员的肩膀道。

    离发车时间还早,顺路吃完早饭的乔渊开始在车站附近逛了起来,原本打算在这里买点土特产什么的,回家送给李晓灵以及李姐,但上网一搜,各位网友清一色的评论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车站除了车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

    「瞧一瞧,看一看,祖传药酒包灵验,不用排队去医院,省下功夫验小便……跌打损伤、滋阴补阳、活血止痛、延年益寿……样样都行……」

    看上去邋里邋遢,穿着个单薄布衣,嘴角留着山羊胡的老者,瞪着三轮车在车站附近吆喝着。

    仔细一看,大冬天的,这家伙居然踩着一双塑料拖鞋登三轮,再加上看上去七八十岁的年龄,顿时吸引了不少人。

    本以为又是一个坑蒙拐骗的骗子,直到那名邋遢老者当众表演了二十来个后空翻,顿时折服了众人。

    纷纷掏钱询问购买。

    「各位,这都是祖传秘方泡的,别说强筋健骨,哪怕是各种内外伤,甚至包括癌症,只要你还有一口气,我都能救回来!」

    看着争相购买的群众,那邋遢老者眉开眼笑,摸了摸胡子吹嘘起来。

    就在这时,一位背着女人的眼镜男子来到摊点前。

    「大师,我朋友的外伤能治好么?」眼镜男子焦急道。

    眼镜男子将背上的女人放下,众人看去,倒吸一口凉气,这女人身体遍体鳞伤,有的伤口还渗着血丝,脸色惨白如纸,呼吸也微弱到了极致,而且已经陷入了昏迷。

    ……

    「小伙子,这是你女朋友吧?怎么摔成这样,赶紧送医院啊!」

    「对啊,这么严重,再耽搁就来不及了!」

    人群中有好心人劝道。

    「对了!你刚刚不是说你的药酒只要有一口气就能救人么?那你把这位姑娘救活我们就信你,你该不会吹牛皮吧?」

    「对对对,你要是能救活她,我买一箱药酒!」

    「你不会是骗子吧?大家不要买!」

    「……」

    看着几位路人起哄,砸自己生意,这一刻邋遢老者再也忍不住了。

    「谁说我不能救的,我现在就救给你们看,超过三分钟我救不醒她,我这药酒白送给你们!」

    「而且我一命抵一命!」

    邋遢老者吹胡子瞪眼,肉痛般从怀里掏出一瓶试管,接着伸手从三轮车里拿出一个瓷碗,倒入一点试管里的东西后,接着又拿出一瓶矿泉水倒入碗里稀释。

    搅拌均匀后,喂那女人服下,不到一分钟,女人竟然神奇的睁开眼睛。

    这一操作顿时惊到了在场所有人!

    「神医啊,这都能救活!」

    「我买三瓶!」

    「……」

    看着周围人争相购买,邋遢老者笑的极为猥琐,但目光却放在了那眼镜男子身上。

    捋了捋胡子,伸出褶皱的右手。

    「小伙子,我把你老婆救活了,这是特制药酒,跟车上的不是一个价,你看这钱……」

    「你个死骗子,还我钱!」

    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句。

    邋遢老者脸色大变,动作丝

    滑流畅的翻身骑在三轮上,穿着拖鞋的双脚勐地一蹬,以时速60码的速度消失在众人视线!

    「卧槽,高人啊!」

    「高个屁的人,钱收了,药酒还没给我!」

    「快追!」

    「……」

    ……

    乔渊目光在那受伤女人身上停留了一会,随后离开现场,不到十分钟便将那坑蒙拐骗的邋遢老者捉住,将其送到了附近治安局。

    「小伙子,你完了,你知道你抓的是谁么!」被关在禁闭室的邋遢老者怒气冲冲的看着乔渊。

    「哦?你除了有个三阶觉醒者的身份还有什么?」

    此言一出,邋遢老者瞬间安静了下来,目光上下打量着乔渊。

    「看不出来,还是同行,算了……年轻人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等会我自己出去就行。」老者双手环抱,找了个座椅悠然坐下。

    原本打算离开的乔渊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那名老人。

    「我认为你出不去。」

    「年轻人,话不要说太满,等他们录完口供保证会请我出去的,你信么?」老者翘着二郎腿,不断晃悠着拖鞋,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我猜他们会毒打你一顿。」

    「小伙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看你的样子我就知道你必有血光之灾!」

    「你会算命?」乔渊道。

    「当然,技多不压身,除了我这一手起死回生的医术,其他算命,测星座,占卜、测塔罗牌……我会的多了去了!」

    「你所谓的起死回生就是靠被稀释的灵液做噱头,然后用假货坑蒙拐骗?」

    哼!

    被看穿的老者屁股一扭,背对着乔渊,没有继续反驳。

    「其实我也会算命,我算出你今天不光要挨毒打,就连过年也得在里面度过!」

    说完这话后,乔渊直接转身离开现场,快到点了,再晚就赶不上大巴车。

    ……

    「我吴半仙不是被吓大的!」

    老者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脸不屑,直到乔渊走远后这才皱起眉头狐疑起来。

    接着从怀里掏出几枚铜币抛了起来。

    落地的一瞬间,老者掐指一算,顿时脸色大变。

    「遭了,我有血光之灾,还有牢狱之灾!」

    也就是在这时,几名治安官走了过来,看见老人后大吃一惊道:「吴半仙,你怎么在这?」

    几名治安官对视一眼后,弯下腰用着歉意的语气说道:「抱歉了,上面下命令了,必须得毒打你一顿,然后让你在监狱里看春晚……」

    老者身体一僵,嘴角抽搐,看着逐渐靠近的治安官咬牙说道:「能告诉我那个年轻人的名字么?」

    「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来头很大。」

    「有多大?比巡逻者还大?」

    治安官摇了摇头。

    「比队长还大?」

    治安官摇了摇头。

    「比负责人还大?」

    治安官点了点头。

    老者一瞬间被吓得跳了起来,五官挤在一起,脸色顿时苦涩到了极点。

    「你们动手吧。」

    「打的时候别留情面,用皮带抽,边蘸盐水边抽,正好消毒,我枉称半仙,居然得罪了这么大的人物都不知道,我真是该打!」

    老人自顾自的解开裤子,趴在椅子上,等待毒打。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