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十五章 祭灵鞭2

作者:以鹅传鹅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不朽丹神 长生不死 秒杀 阳神 龟仙 修真者在异世
    三日后,锦栎的灵力才终于恢复了。

    幸运的是这三天颍州一带还算平静,未发生摄灵之事。

    同时,锦栎也发现,由山派的那座宅子,只有在晚上,才会生出异象。

    晌午,锦栎站在窗前,看着城郊,若有所思。

    “在想什么?”

    焇煴走到锦栎身旁,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心中了然。

    焇煴:“你还要去?”

    锦栎:“去。”

    “那好吧。”焇煴走到一旁的美人榻前,侧着身子躺了上去,拖着尾音道:“那我就只能……舍命陪美人咯……”

    锦栎瞟了一眼焇煴,道:“随你,我可没说要让你陪。”

    言罢,锦栎就往外走去。

    焇煴从榻上坐起,连连跟了上去。

    二人立于由山派门前,锦栎正欲叩门,却被焇煴抓住了手腕。

    锦栎看着他,面色微愠:“怎么了?”

    焇煴:“仙子,你难道忘了那日,祭灵鞭就是从这里窜出来的。”

    锦栎甩开焇煴,同时也垂下了手臂。

    这个宅子日日晚上都被怨气环绕,而且白天也看不到人进出,完全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

    焇煴嘴角勾起,昨日的那根红线再次从手中化了出来,随即以极快的速度,窜入了门缝之中。

    焇煴缓缓阖上眼,而后,红线所见,都一一在他脑海中浮现。

    由山派的灵器为鞭,而此时此刻,门派中的所有修士,均被自己的灵器捆了起来,由于被捆的时间太久,许多修士也已奄奄一息。

    焇煴抬眼,沉魇剑从手中化出,焇煴把沉魇从剑鞘中抽出,随即朝着由山派的大门劈去。

    大门被劈裂成了四块,焇煴收回沉魇,眼里依然带着笑,对锦栎道:“进去吧。”

    锦栎和焇煴一前一后地走着,由山派的弟子零零散散地被自己的灵鞭捆着,有一些倒在地上,有一些竟然还被钓在了半空中。

    锦栎试图想要解开一个修士身上的鞭子,然而不仅解不开,锦栎自己的手反倒被那鞭子重重的打了一下。

    “你没事吧?”

    焇煴抓起锦栎的手细细地看着,一抹红痕在白皙的手背上十分突兀,甚至还渗出了一点血。

    焇煴朝着红痕吹了吹,道:“还好只是普通灵鞭。”

    锦栎向来脸皮薄,挣扎着从焇煴手中抽出了手。

    这时,不远处有一个弟子发出了重重的咳嗽声,锦栎循声望去,那弟子面泛潮红,因为不适,脸上的五官全都皱成了一团。

    大概是他的灵鞭捆得太紧,致使他喘不过气来。

    锦栎在那名弟子身旁蹲下身,轻声道:“醒醒,醒醒……”

    那弟子无动于衷,焇煴忍不住笑出声来。

    锦栎怒视着焇煴,焇煴即刻敛了神色,但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

    焇煴俯身道:“仙子,不如你让我试试?”

    锦栎看了他一眼,起身腾出了地方。

    焇煴把那名弟子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然后在他耳边说道:“兄弟,起床吃饭了。”

    锦栎:“……”

    见那弟子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焇煴又喊了一遍:“开饭了!!!!”

    锦栎:“世子,这里不是你寻欢作乐的地方。”

    “吃饭……吃饭……”

    焇煴听到声音,惊喜地看着锦栎:“你看,他说话了!”

    锦栎也是万万没想到焇煴的这几句话真的能把人叫醒,眼里满是惊讶和不敢相信。

    那弟子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即缓缓地挣开了眼。

    “你们是……”

    那弟子强撑着地坐了起来,满眼彷徨地看着锦栎和焇煴。

    锦栎作揖,道:“清珏派,锦栎。”

    修仙界谁人不知道清珏派,这是多少修仙之人心驰神往之所,在修仙之人心中,只有进了清珏派,才是真正的得道仙人。

    那弟子的神色立马变得恭敬了起来。

    焇煴又看着一旁的焇煴,身形俊朗,颇有仙人之姿,可观此人的相貌,却透着一股说不出邪魅与妖冶。

    那弟子道:“请问这位也是贵派弟子吗?”

    锦栎正欲开口,焇煴却抢先一步,笑着对弟子说道:“是的,我是她的师兄。”

    也不知道是被焇煴的笑一下晃了神还是怎样,那弟子竟然信了他的鬼话,还连连向焇煴为自己刚才的话赔不是。

    锦栎凝视着焇煴,甚是怀疑他对人使了什么迷魂术。

    焇煴扭过头正好对上她的目光,他嘴角微扬,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仿佛在向她炫耀着什么。

    明明是魔族世子,却长得跟妖族一般。

    锦栎收回目光,道:“这位公子,为何由山派变成了这般模样?”

    “那日掌门和众长老在清净堂压制祭灵鞭,然后突然就这样了……”

    锦栎:“清净堂在何处?”

    “顺着这条走廊穿过去就到了。”

    锦栎:“多谢公子。”

    锦栎和焇煴循着那名弟子指的路找到了清净堂,此时的清净堂大门已经被什么东西撞得七零八碎,堂内也是一片狼藉,地上的符阵隐隐还能看出之前正在封印压制什么东西;几个长老嘴角还有血渍,都被自己的灵鞭捆着躺在地上。

    锦栎留意了一下地上的符阵,道:“你就待在这里,我进去看看。”

    “嗯?”焇煴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锦栎:“没听清算了。”

    “等等!”焇煴拉住锦栎的衣袖,笑着走到她身前,拖着尾音说道:“你不会……是在关心我吧?”

    锦栎抬眼,表情看起来不耐烦极了:“什么?”

    焇煴眉峰轻挑,道:“难道不是吗?里面那个符阵,会伤害魔族。”

    “有病。”

    锦栎甩开焇煴的手,绕开他走入清净堂。

    焇煴看着他的背影,笑道:“你不用担心,那个符阵只对一些小魔有影响,对我完全没有影响的!”

    锦栎一个一个的检查了那几位长老的状况,虽然已经晕厥数日,但是还好都没有生命危险。

    焇煴宛若无骨般靠坐在一旁的案桌上,观察着锦栎的一举一动。

    “仙子,依我看,他们这一时半会儿是醒不来了。”

    锦栎:“你刚刚在外面不是叫醒了一个吗?”

    焇煴:“你想让我叫醒他们?”

    锦栎:“是。”

    “啊这……”

    焇煴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仙子,我叫醒了他们,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锦栎:“你说。”

    焇煴站起弯下身子,一只手覆上锦栎的脸,一双凤眼因笑眯起,他凑近锦栎的脸,薄唇微启:“以身相许。”

    锦栎的脸上顿时就泛起了红晕,她重重地打开了焇煴的手,怒视着焇煴,随即转身走开。

    什么流氓条约?果真是不要脸至极。

    焇煴看着锦栎的背影轻笑。

    躺在符阵东南角的绿衣男子看上去气度不凡,锦栎猜测他就是由山派的掌门李赏,锦栎走到他身前,踌躇再三,俯身说道:“掌门,该用膳了。”

    室内一片寂静,焇煴不禁笑出声来,锦栎感觉面皮发烫,她那么好面子的一个人,从小到大都是修仙界的佼佼者,是门派中众弟子的榜样,可是,就是在焇煴面前,她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了面子。

    遇见他方知丢人是什么滋味。

    焇煴看她一动不动,便走过去戳了戳她的肩膀,却不想被她一把推开。

    他重重的在案桌的角上撞了一下,焇煴吃痛地皱起眉头,揉了揉伤处,随之又漫不经心地走到锦栎身旁。

    “唉,多大点事嘛……”

    焇煴蹲身,手掌悬在李赏的头上,从他头中吸出了一缕黑烟。

    焇煴翻过手掌,黑烟在他手掌上化成了一团活跃的黑球,焇煴眼色一冷,黑球发出刺耳的尖叫声,然后,从他手中消失不见了。

    李赏的眼缓缓睁开,焇煴又用同样的方法唤醒了其他的几位长老。

    虽然人醒了,可是灵鞭依然束缚在他们身上,更糟糕的是,他们无法使用灵力。

    “这可如何是好啊……”

    “是啊,唉……”

    几位长老目视着对方,纷纷唉声叹气。

    锦栎站起,作揖:“李掌门,几位长老,各位可是被祭灵鞭所伤?”

    “是啊,是啊……”

    锦栎蹲身,手指覆上李赏的手腕。

    锦栎:“各位不用担心,灵脉未被伤及,应当只是中了毒。”

    闻言,长老们纷纷喜笑颜开,说着:“这可真是万幸啊……”

    锦栎:“前几日我也被祭灵鞭所伤,各位可否告诉我,这祭灵鞭究竟是什么来由?”

    一位长老叹了口气,道:“这就说来话长了啊,这祭灵鞭其实是我派的镇派之宝,祭灵鞭是上古神器,亦正亦邪,曾是我派第一任掌门的法器。”

    祭灵鞭有鞭灵,流传至今虽已历任了几任主人,可祭灵鞭只认她心服之人为主,因此,有的人即使得到了祭灵鞭也无法使用,甚至还会被祭灵鞭所伤。

    祭灵,鞭如其名,需要“灵”祭。

    而祭灵鞭被由山派奉为镇派之宝,常年无人使用,难免狂躁不安。

    起初,由山派的历任掌门们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带着祭灵鞭到城郊的乱葬岗,让祭灵鞭吸食死人还未散去的灵识,可积年累月下来,祭灵鞭早已不满足于死人的灵识,终于,在前些天爆发了。

    李赏和长老们意图封印祭灵鞭,却反被祭灵鞭所伤,和门派内的弟子一样,被自己的灵鞭捆了起来。

    李赏:“眼下,或许只有封印了祭灵鞭,才能解当下之难,”

    众长老:“是啊是啊……”

    锦栎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与来意,并告知了他们,祭灵鞭在逃离由山派后吸食了数百人灵识的事情。

    由山派众人无不大为惊叹:

    “啊,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造孽啊造孽……”

    “亏数百年来我们还将此物视为镇派之宝,如今看来,这与邪物有何异?”

    “此物留不得啊留不得……”

    李赏默默叹了口气,身体还被灵鞭捆着,他转身,看着锦栎,道:“是我派无能,竟还叨扰了俞颉掌门。”

    锦栎:“李掌门不必自责,更何况,修仙之人就当救民于水火,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焇煴靠在一旁看着锦栎和他们寒暄,不由得打了几个哈欠。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