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七章 劝诫

作者:以鹅传鹅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不朽丹神 长生不死 秒杀 阳神 龟仙 修真者在异世
    江睿早早地就下了训,可慕玹在校场上墨迹了很久才准备离开,可步子迈出去也是慢慢悠悠,跟几个长老散步似的。

    江睿站在屋檐下叫住了他:“慕玹!过来。”

    慕玹不明所以,以为是师叔对他有所指教,却不想江睿把他拉到了一边坐着,开始跟他聊起天来。

    江睿和慕玹坐在长廊上,江睿倒了一杯茶给慕玹,慕玹接过,向师叔道了谢。

    江睿开口道:“慕玹,你今年多大了?”

    慕玹回道:“师叔,我今年十七了。”

    “十七了啊……”江睿眯了眯眼睛,指着长廊尽头的一棵小树,道:“你还记得那棵树吗?”

    “嗯。”慕玹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

    十年前,锦栎第一次把他送来天澜栈找江睿上课,那时也正是炎炎夏日,慕玹在校场上都快热晕了,回到揽月阁后就说不想再去江睿师叔那里了,锦栎便哄他,说明天去种一棵树,等树长大了,就可以帮慕玹遮太阳了;慕玹在锦栎的哄骗下,第二天便又去了天澜栈种树,然后锦栎又说,如果小树看到他每天努力学习箭术,它也会努力长得快一点,于是,慕玹便天天都去天澜栈努力练箭,时间久了,倒也成了习惯。

    可是小树终究是无法给慕玹遮太阳了,毕竟这只是一棵低矮的茉莉花树。

    江睿:“这十年来,你师尊待你如何?”

    想到锦栎,慕玹的脸上的笑意总是藏不住,他道:“师尊一直待我很好。”

    江睿看着远处,道:“是啊,她对你确实很上心。”

    江睿认识锦栎这么多年,锦栎对慕玹比对她自己还要上心。

    “慕玹。”

    “嗯?”

    “阿栎这些年,很不容易。”

    慕玹也是第一次听到江睿用这样语重心长的语气说话,是师尊给师叔说了什么吗?

    “你最近,在躲着她吗?”江睿问道。

    慕玹心间一窒,这话的确是戳中了他的肺管子。

    江睿又道:“师叔知道,你现在这个年纪,有自己的想法,可是有的时候,不要因为自己的任性伤害到了关心你的人。”

    那天锦栎站在离校场很远的地方看着慕玹射箭,江睿远远地看到了她,便走过去问她为什么不过去看。

    锦栎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不了,阿玹长大了,可能,不喜欢我时刻跟着他了。”

    在江睿看来,慕玹是锦栎的情感寄托。如果慕玹要离锦栎而去,那锦栎会变成什么样子?

    江睿清楚地记得,在焇煴刚死的那几年,锦栎要么把自己关在揽月阁里对着沉魇剑发呆,要么就是在山下到处乱跑,作为一派掌门,全然不管门派里的事情。

    在江睿印象中,这是锦栎最任性的一段时间。

    后来,钟离卿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锦栎不得已跟自己的个人情感做了妥协;直到有一天,她突然下山,回来时,就带回了慕玹。

    别人看不出,可是江睿和钟离卿一看见慕玹,就仿佛看到了焇煴。

    慕玹低着头,心里有些自责。

    是啊,师尊对自己那么好,明明是自己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可最后,难过的却是师尊。

    师尊跟师叔说这些的时候,该有多伤心。

    慕玹想到师尊落寞的表情,心里更觉得愧疚。

    慕玹:“师叔,我知道了。”

    “是我错了。”

    回揽月阁的路上,慕玹想了很久。

    还记得刚来清珏山的时候,并不是每个人都对自己很好。

    锦栎不参加量才会招收弟子,师姐是在门派中练剑的时候被师尊收为弟子的,而他,一个山下的乞儿,就因为遇见了锦栎就做了锦栎的弟子。

    在揽月阁之外,时常有很多弟子阴阳怪气地讥讽他,所以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出揽月阁的门。

    锦栎对他说:“他们这样说你无非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比你厉害,等你变得强大了,就没有人敢这样说你了。”

    从那之后,慕玹心中就树立了一个信念:

    我要变的强大。

    直到他十二岁的时候,他背着锦栎去参加了那年的量才会,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大,果然,他一出场,立即大杀四方,跟他对战的对手要么断了手臂要么骨折了腿,一个比一个伤得残,在座的长老、师叔、弟子,个个都侧目惊叹,可是还没到最后一关,他就被锦栎绑了回去。

    这是慕玹的记忆中,锦栎唯一对他发的一次火。

    他跪在揽月阁外,一直跪到了天黑。

    因为这次的量才会很多人都认识了这号人,所以在他罚跪的时候,还有许多弟子站在揽月阁外面对他指指点点。

    十多岁的年纪本身就自尊心强、脸皮薄,刚感觉走上了人生巅峰又立刻被一脚踹进了谷底,罚个跪还被这么多人围观,慕玹立刻变得面红耳出,不争气的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

    “不许哭。”

    锦栎打开门,说话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

    “师尊……徒儿……徒儿知错了……”

    慕玹一边说着,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锦栎一句话都没说,可是慕玹的眼泪却掉得更厉害了。

    明明,自己是不想哭的。

    “你错在哪儿了?”

    锦栎站在房檐下,看起来高高在上,十分凌厉。

    慕玹偷偷看了锦栎一眼恰好对上她冷冽的眼神,他顿时感觉这个师尊好陌生,她不像是师尊,反而像是地狱的罗刹。

    慕玹低下头,嘴里却憋不出半个字。

    他错了吗?他并不觉得自己错了。

    锦栎走到他身前,掏出了帕子递给他。

    “你觉得自己没有错对吗?”

    “是……”慕玹怯生生地说道。

    “你觉得自己没有错为什么要认错?”

    “我……”

    见慕玹一动不动,锦栎蹲下身,拿过帕子给他擦眼泪,一边擦着,一边问道:“阿玹,你告诉师尊,你为什么要去量才会?”

    锦栎越给他擦眼泪,他的眼泪就流得更多,眼眶也红红的,说一句话要连打几个泪嗝。

    “我……我想……想……证……证明……证明自己……强……强大……”

    锦栎的手顿了顿,她也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

    看到那些被抬出去的弟子被打的那么惨,她还以为是因为他们嘴碎,慕玹出去报仇了。

    “阿玹,强大不需要用这种方式证明。”

    慕玹抬眼望着他,一张小脸看起来委屈极了。

    “好了,进去吧。”

    慕玹低着头跟着锦栎进了揽月阁,锦栎叫他坐在桌边,然后端了一碗面放在桌上示意他吃。

    慕玹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顿时觉得师尊的清汤寡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龙肝凤胆都比不上,连连往嘴里塞。

    锦栎放了一杯茶在他手边,道:“慢点吃。”

    “阿玹。”锦栎坐在他旁边,好声好气地说道:“今天的那些弟子们都被你打伤了。”

    慕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扭头望着锦栎,嘴边还沾着一小截面条。

    锦栎把他嘴角的面条轻轻拿了下来,道:“师尊并不是因为你去量才会才生气的,你看看你都把他们打成什么样子了?”

    “阿玹,他们是你的同门,不是你的敌人。”

    “明白了吗?”

    慕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鼻头一酸,眼泪又掉了出来。

    锦栎继续给他擦着眼泪,一只手轻拍着他的后背,道:“好了好了,别哭了,知错就改,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嗯……”

    “但是明天,你要跟着师尊去给被你打伤的弟子们道歉,知道吗?”

    “嗯……”

    第二天,慕玹顶着肿肿的眼皮,耷拉在锦栎身后,挨个地跟那些弟子道了歉,他自己都记不清那天他说了多少句对不起。

    可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师尊因为自己惹的祸挨个向别人卑躬屈膝的时候,他心里更加内疚难过。

    因为自己,让师尊丢人了。

    不过在这之后,他再也没有听到过谁在背后议论他,每个弟子看到他都毕恭毕敬,年纪小的还会叫他一声师兄;随着年纪的增加,慕玹的外貌也出落得越来越吸睛,很快,大家都淡忘了这件事情,只知道揽月阁有个师兄,不仅长得清秀俊逸,而且对人也很温柔,还是掌门的亲传弟子,非常厉害。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