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十二章 测试

作者:塞外江南多红衣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叶凡秋沐橙 第一战王 冷清欢慕容麒 重生农女好种田 天降绝色老婆 我真的不开挂 丑女医妃,不要跑 逆袭后,女友后悔了 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顾黎月厉景川 虞思楠 最差反派 大国制造 武朝发明家 萌宝集结令:陆先生,你的九个儿子震惊了全球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高三的刘哲被人给打了。” “真的吗?一中内谁敢打他?” “一中内自然大有人在,而且那人就还在我们班,就是那个闷葫芦顾北堂。” “真的假的?那顾北堂为什么要打刘哲呢?”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顾北堂脸上的伤就是刘哲去请校外的一个大哥打的。而且双方的决斗还不是那种光明正大的决斗,据可靠消息说,顾北堂是被人套了麻袋才被打的。” “我靠,这刘哲也太可恶了吧!枉我以前居然那么敬佩他。”……

    下午放学时,夜寒觉正在收拾着书包,忽然听见前边不远处有两个男同学正在讨论顾北堂,不由停下手中的动作。过了一会儿无奈的笑了笑,自己是不是该称赞一下顾北堂的霸道?还是该说一句时势造英雄呢?也不知是谁得到了顾北堂被打的真实消息?不过夜寒觉稍微一想也就知道了,当事人除了夜寒觉和沈梦歆两人外,也就只有刘哲知晓,如今看来是他自己在自找死路啊!

    远处,沈梦歆领着苏小雪缓步来到夜寒觉桌前。夜寒觉热情的对着她们两人报以微笑。沈梦歆直接给了夜寒觉一记白眼,而苏小雪则羞涩的低下头,不敢与夜寒觉对视。“班长小雪,我们走吧,四位师姐恐怕已经在等我们很久了。”夜寒觉说完率先向教室外行去。沈梦歆连忙牵着苏小雪的手跟上夜寒觉的步伐。如今的苏小雪面对夜寒觉总是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拘束感,反观沈梦歆却没有,可以正常的与夜寒觉交谈对视。

    沈梦歆看着自己旁边的苏小雪,想了一下挑起了几个苏小雪平时喜欢畅谈的话题,夜寒觉也没有扫了沈梦歆的场,时不时的出声附和几句,但整个过程中都是苏小雪开口的次数最多。毕竟之所以挑起这些苏小雪畅谈的话题,就是为了让苏小雪减少面对夜寒觉时的拘束感,从而日后可以与夜寒觉正常的交谈对视。

    就当快要到达小提琴社团的那间闲置教室时,沈梦歆突然终止了苏小雪正在畅谈的一个问题,对着身旁的夜寒觉道:“寒觉,你有把握通过四位师姐的那场测试吗?”夜寒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因为如果小提琴社团的测试很简单,那么如今的小提琴社团也就不会只有寥寥四人。

    夜寒觉并没有受过专业的小提琴手的辅导,只是在乡下的那段时间跟业余爱好喜欢小提琴的爷爷学过而已,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通过四位师姐的测试。对于沈梦歆的提问,夜寒觉只能摇头表示不知。

    看着夜寒觉沉默的脸,苏小雪的内心竟隐隐有些窃喜。她本来就不喜欢夜寒觉加入那个小提琴社团。也许是为了提前安慰夜寒觉,也许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沈梦歆竟然对着夜寒觉道:“寒觉,其实你没通过也不用担心,你可以来我的社团啊,我所在的社团是没有测试的,只要有学生想要加入那都是可以加入的。”沈梦歆听到苏小雪的“安慰”,直接给了她一记白眼。夜寒觉则是笑着不说话,也没有反驳苏小雪的话。苏小雪的好心他是知道的,他总不能伤了她的一片好心吧!

    临近那间闲置教室,夜寒觉不由紧张起来,没有再继续往前走去,站在原地轻轻呼出一口气,沈梦歆见此挽嘴一笑,对着夜寒觉道:“不要紧张,全身放轻松就好。”一旁的苏小雪也是猛的点头,虽然她不喜欢夜寒觉加入那个社团,但是她也要为夜寒觉打气。夜寒觉点点头,然后缓缓放轻松心态,过了一会儿才开始迈动步伐,像那间闲置教室走去。沈梦歆和苏小雪对视一眼,连忙跟上夜寒觉的步伐。

    教室內,只见四位师姐早已经等候多时,教室内不知从何处竟找来几张桌椅放在最前方,后边也摆放有几张桌椅,上面一线放着几把精贵的小提琴,色彩或深棕或浅棕,很是漂亮。沈梦歆领着夜寒觉步入教室内,四位师姐的目光当即盯在夜寒觉的身上。夜寒觉目光打量了一下教室内,没有开口。

    “寒觉是吧,现在小提琴社团的测试开始,用不用我们给你几分钟时间休息一下?”四人中依旧是唐思雨开口道。夜寒觉闻言摇头说了一句:“不用师姐,来到的时候我已经休息好了。”

    唐思雨笑了笑,也没过多的于夜寒觉废话,直接领着其余三名女子一起来到教室的最前方的四套桌椅上坐下。唐思雨将目光望向站在教室门口边的沈梦歆道:“梦歆,为了公平,这次测试不安排你参加你觉得如何?”沈梦歆愣了一下,随即连忙道:“应该的,毕竟寒觉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也是他的举荐人,本来就不应该参加这次社团测试。”见到沈梦歆的回答没有偏袒夜寒觉,唐思雨很是满意的点头,随即又望向夜寒觉道:“寒觉,我们小提琴社团一般都有三个关于小提琴的测试内容,这三个小提琴内容分别是:小提琴的发展史,小提琴部位上的名称,以及你是否可以拉一首好听的小提琴乐曲为准。你清楚了吗?”

    夜寒觉闻言点点头,心底里却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前两个测试内容根本对于夜寒觉来说没有太大难度,有难度的是第三个测试内容,也不知四位师姐是怎么评价第三个测试内容的?还有待会自己要选择拉什么曲子?夜寒觉心里默默的想到。

    见到夜寒觉有一些恍惚,唐思雨不由皱了皱眉,内心想道:他不会真的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吧?如果是这样,那么唐思雨断然是不会收夜寒觉进入小提琴社团的,就算他把小提琴社团里的其余三名师姐迷得鬼迷心窍,夜寒觉没有真凭实学,她也是不会收纳夜寒觉进入社团的。

    “四位师姐,请问测试开始了吗?”夜寒觉见四位师姐迟迟没有开口,便率先开口道。唐思雨瞬间回过神来,然后对着夜寒觉点了点头,示意测试开始。

    夜寒觉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即开始答第一个测试内容:“要说小提琴的发展史,其实在回教兴盛的九世纪,它的前身就伴随着阿拉伯人闯进了欧洲世界,几百年来,经过重重演化,这期间我就不要说了吧,后来直到十六世纪中叶,加了第四根弦,成为五度定音后才定型为现今的面貌。四位师姐,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唐思雨闻言缓缓的点点头,心想难道是我看错了?但愿是吧!

    “第二个测试四位师姐用不用我把小提琴上的所有部位名称说出来?”唐思雨想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对着夜寒觉道:“不用了,第二个测试你可以直接跳过进入第三个测试。我们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准备,若是你今天没有带小提琴,那么后面有四把小提琴已经为你准备了,有没有问题?”既然第一个测试夜寒觉可以轻而易举的答出,那么想必夜寒觉对于第二个测试也是胸有成竹,自然也就没有再测试的必要了。站在闲置教室中央夜寒觉显然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有耽误时间,直接迈步来到教室的最后方,只见哪里正有四把精美的小提琴正等待着夜寒觉的光顾。

    夜寒觉自右往左依次抚摸每一把精美小提琴的琴身,感受着他们每一把琴身上笔直的纹路,最后再重新走一遍,只不过这一次夜寒觉将每一把小提琴的拿了起来。

    如果你要识别一把小提琴的好坏,那么首先你就要看他们木材上的线路是否笔直,如果笔直的话那么他们的质量就比较不错。至于小提琴上的琴码,一定是要垂直于琴的表面的,而且一定要是完整的琴码,不能有破损。再而琴码的位置要在正中间,不能太靠前或太靠后。之后就要看小提琴上的音柱,琴头,面板,背板。小提琴上的音柱一定要垂直,完整,并且还要仔细察看粘得是否牢固。而小提琴上的琴身则要正,直,不偏歪,左右匀称。面板的要求要文理正直,左右弧度一致。背板则要求花纹美观,密度适宜,纹理对称。

    夜寒觉依次拿了一下四把小提琴,最后选中了一把琴身是由上好檀木做的小提琴,这把小提琴无论是材质还是做工的精细,都是其余三把小提琴不能够相提并论的,更重要的是这把小提琴的的音调的很准,采用的还是早已淡出人们视野的羊肠弦,这种弦的弦声十分纯洁优美,音色纯软柔和,而且琴弦上还附带有一股淡淡的奶油味。除了其音色声响,羊肠弦还十分的适合古董类和维也纳纯美学派的小提琴家。若没猜错的话,四位师姐中一定就有人擅长这两个领域中的一个。

    短短的五分钟一霎而过,夜寒觉拿着手中这把琴身是由檀木制作而成的小提琴,外加琴弦是那种淡出人们视野的羊肠弦,缓步来到这件闲置教室的中央。

    唐思雨看到夜寒觉手中拿着的小提琴,不由眯起了眼睛:小雨岚的琴?看来琴选的不错吗!夜寒觉来到中央站定后,面对着四位师姐开口道:“四位师姐,请问这把小提琴是谁的吗?”四人中当即就有三道目光望向同坐在一起的一人,只见是一名长的十分可爱的师姐,夜寒觉双眸望着这名师姐。这名长的十分可爱的师姐被夜寒觉这么一看,顿时脸蛋滚烫起来。唐思雨稍稍轻咳了一声,夜寒觉才收回目光开口道:“师姐,你这把檀木制而成的小提琴虽然有在很用心的保管,但是也许是拉的次数太多了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有一跟羊肠弦已经快处于崩弦的地步,是时候该换一下这一根羊肠弦了。还有我很感谢你提前帮我把这把小提琴的音给调好。”

    那名叫做宋雨岚的师姐原先听到夜寒觉的话后神情一愣,她自然知道那一根羊肠弦已经出于崩弦的地步,也打算今天回家后就把那根羊肠弦给换掉,如今却被夜寒觉道破,她不由有些惊奇,不知道夜寒觉是怎么知晓那根羊肠弦快要崩弦的,她也是因为弹奏小提琴的次数多后她才知晓的,而夜寒觉刚才只是轻轻弹了一下就已经知晓了,这叫她怎么不惊奇?而夜寒觉的后半句话就让她立即恢复到了脸蛋发烫的情景。

    夜寒觉并没有想要戏弄这名长的十分可爱的师姐,只不过夜寒觉说的的确是事实,在夜寒觉三人还未来到这件闲置教室时,宋雨岚的确有认真的调试那把小提琴上的羊肠琴弦。如果没有宋雨岚的提前调试,那么夜寒觉就看到要在费上一番功夫,而唐思雨只给夜寒觉五分钟的时间,这区区五分钟的时间夜寒觉比谁都清楚根本就调试不好那把小提琴,所以夜寒觉才要感谢哪位叫做宋雨岚的可爱师姐。

    唐思雨望着夜寒觉,不知道他们小提琴是不是捡到宝了?光靠夜寒觉刚才第一轮测试的回答和临近第三轮测试前夜寒觉说的话,她现在都有些相信夜寒觉不是那种金玉在外败絮其中的货色,不过是骡子是马,得牵出来溜溜才知道,她自然凭借夜寒觉刚才的一语之言就特例特招夜寒觉进入小提琴社团,那样子对很多梦寐以求都想进入小提琴社团每日看着她们姐妹四个就心满意足的男同学太不公平了,到时候止不定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影响她们姐妹四人的清白声誉。

    “准备好了吗?”唐思雨对着夜寒觉开口道。夜寒觉缓缓的深吸一口气,然后点点头。其实夜寒觉在乡下除了在爷爷面前拉过小提琴外,根本就没有在别人眼中拉过小提琴,今日可以说是夜寒觉的第一次尝试。

    夜寒觉缓缓挺起腰板,然后把小提琴架在左肩内侧的锁骨上,下巴也轻轻的抵在琴板上,左手按着指板上的羊肠弦,右手上的琴弓放在琴码和指板之间。此时夜寒觉他还未拉弦就已经生出了一股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意境,仿佛只要他一拉响手里的小提琴,就可以令世间霎时为之一顿一样。

    门口处的沈梦歆看着闭紧双目的夜寒觉,手心莫名的攥的泛白,内心很是紧张。教室最前端的四位师姐也屏息凝神了起来,此时夜寒觉光是这一种气势就可以让她们认真对待。几双眼睛一丝不苟的看着夜寒觉,好像生怕错过了他一个简单的动作就是莫大的损失一样。

    下章继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