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九章 补习

作者:塞外江南多红衣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叶凡秋沐橙 第一战王 冷清欢慕容麒 重生农女好种田 天降绝色老婆 我真的不开挂 丑女医妃,不要跑 逆袭后,女友后悔了 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顾黎月厉景川 虞思楠 最差反派 大国制造 武朝发明家 萌宝集结令:陆先生,你的九个儿子震惊了全球
    顾北堂望向夜寒觉:“是你带我回家的?不对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家的?” “是班长,是班长带我来你家的,哦对了,你还擦不擦?”见到顾北堂开口提问后,夜寒觉也没有在继续装傻,回答了顾北堂的问题后,夜寒觉突然皱眉无奈的对他问道。

    只见顾北堂很是大佬般的沉默了一下,然后道了一个字:“擦。”夜寒觉忍不住摇头,心想自己天生还就是个伺候别人的命。伸手将倒有药酒的手往顾北堂脸上抹去。“我好心把你背回来,又好心帮你擦药,没想到你竟然还不领情,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顾北堂没有理会夜寒觉的嘲讽,直接闭起了双眼,认真的享受脸上涂抹药酒后的淤青出的阵阵清凉。

    待脸上淤青处都抹的差不多时,顾北堂才开口道了一句:“后背也要擦。”夜寒觉此刻真想将一脸正享受的顾北堂按在床上痛打一顿。活该你他妈被人打,谁叫你平日里那么作呢!顾北堂睁开眼瞟了夜寒觉一眼,很是心有灵犀的道了一句:“想骂你就骂吧,小爷我这点气量还是有的。”夜寒觉突然笑呵呵的道:“我辛辛苦苦的把你背了回来,怎么会舍得骂你呢?你说是不是?”说着往顾北堂肩上不怀好意的拍了拍。

    顾北堂顿时吃痛的叫了一声,嘴里再一次又骂娘了一声:“你……我操你妈!”夜寒觉依旧笑呵呵,没有动怒,只是手上又往顾北堂的肩上拍了两下,接连几下后,顾北堂终于很是识趣的没有再骂粗,闭口不言。夜寒觉这才拍了拍手:“后背也要擦啊,那行,你就先把上衣脱了,不然我怎么替你擦?还是用我帮你脱?要是我帮你脱,待会我要是没轻没重的碰到你身上的淤青,那你可不要怪罪。”顾北堂顿时呲牙的骂了一句:“滚,小爷不需要。”

    夜寒觉只是啧啧说了一声:“火气可还真大,难怪会被人揍,真是可怜!”然后夜寒觉便一边看着顾北堂缓慢的脱掉上衣,一边看着他呲牙。顾北堂则眼神十分不善的望着夜寒觉,心底里则默默的在记夜寒觉的账,按顾北堂的话说这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过了一会,顾北堂又重新趴着床上,背向着夜寒觉,夜寒觉则一边往他身上倒药酒,一边用手轻柔他身上的那阵阵淤青。顾北堂再一次重新闭眼享受起来,嘴里还不消停的一边问着夜寒觉:“我被套了麻袋,看不清楚是谁打的我,你知道是谁打的我吗?”

    夜寒觉沉默了一会,没有替刘哲隐瞒:“我有看见刘哲了。”顾北堂睁开眼想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之后又闭眼享受了起来。夜寒觉只是简单的一句话,顾北堂内心便知晓了一些事情。夜寒觉自然知道顾北堂问这个问题想干什么,但他还是把刘哲拱了出去。因为如果换作夜寒觉是这个受害人,夜寒觉也会去找回他自己的场子。很多人管这个叫做校园江湖。江湖上面子和里子最重要。顾北堂既然被人撕了面子,那他当然要去找会场子。不然他在校园的地位可就直跌而下,他的那些兄弟也可能会离他而去。虽然顾北堂从没有正式把他们当成兄弟。

    “好了,感觉怎么样?”夜寒觉拍了拍自己满是酒精味的双手,对着顾北堂道。顾北堂闻言睁开双眼,一脸的意犹未尽,但还是坐起来身。夜寒觉收拾了一下急救药箱,然后放在桌上。

    这时房门忽然被打开,两人顿时目光朝门口出望去,只见沈梦歆穿着一条围裙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顾北堂刚想穿衣服,房门便毫无征兆的打开了。沈梦歆刚想说话,就看见赤裸着上身的顾北堂正在望着他,她然后的目光缓缓往下移了移。虽说沈梦歆的目光只是往下移了移。但其实这就够了。

    夜寒觉连忙迅疾的挡在沈梦歆身前,好似护花使者一般挡住了沈梦歆的视线。

    “那个班长你来干什么?”沈梦歆闻言也连忙回过神来,立即脸蛋羞红的转过身,内心十分的后悔,反观顾北堂,则是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穿着上服。

    “哦,宵夜做好了,阿姨叫我来叫你们去吃宵夜?因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以为你们弄好了,所以也就没有敲门。”夜寒觉“噢”了一声:“那班长我们走吧,北堂他待会就会下来。”随后夜寒觉便听见身后顾北堂不满的开口道:“谁让你叫我作北堂的?”夜寒觉神情一脸的无奈,心里默默吐槽道:还不许别人怎么叫?可真够大佬的。

    “好好好,顾哥顾哥,我叫你顾哥顾大佬总行了吧!”夜寒觉头也不回的道,然后跟着沈梦歆向楼下走去。“夜寒觉,我草你姥姥。”背后的顾北堂听到夜寒觉语气中的敷衍,不由对着夜寒觉的背影骂道。但这次却是骂人家的姥姥!也不知他跟夜寒觉的姥姥上辈子结过什么仇?

    夜寒觉没有理会身后顾北堂的骂声,来到楼下的餐桌,看到顾玉琴坐在餐桌边,夜寒觉连忙对着顾玉琴尊敬的叫了声:“阿姨好。”顾玉琴点了点头:“小觉是吧,阿姨听梦歆说过你,快来吃一碗宵夜吧,你也应该累了吧。”夜寒觉看着餐桌边的几个空座,也没有拒绝,就在其中一个空座上坐下。

    沈梦歆当即盛了一碗面汤递给夜寒觉。夜寒觉道了声谢谢。沈梦歆摇头表示不用客气。一旁的顾玉琴一看两人有些略显嗳味的神情,不由眉头皱了皱,看来自己还得再加把劲,这个叫寒觉的同学很有可能是自己儿子以后的一个劲敌。

    夜寒觉并没有动嘴面前的面汤,而是静静的等待着,三人谁都没有开口,好像都是在等待着顾北堂的到来。不一会,楼梯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顾北堂来到餐桌旁,看着没有动筷子的夜寒觉就不由一阵火大,但也没有即刻发作,而是做在了夜寒觉的身旁的一个空位上,喊了一句“妈”便没有再开口。顾玉琴笑着点点头:“北堂来了呀,快,赶紧来吃碗面汤,这可是梦歆自己煮的,尝一尝。”这句话明显是有深意,沈梦歆闻言后低下满是红霞的漂亮脸蛋。顾北堂看了沈梦歆一眼,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老妈在打什么如意算盘。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对于顾玉琴看待沈梦歆的眼神,顾北堂就知道顾玉琴心底里在想些什么。不过他向来对这类事情不关心,也就没有说什么。

    他轻轻尝了一口手中的面汤,然后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还好。”顾玉琴听后蹬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儿子,我未来的儿媳妇都快被人抢走了你还是这般模样,都不知道夸奖人家女孩子手艺好!“小觉,你也尝一尝。”顾玉琴也对着夜寒觉道。夜寒觉点点头,然后尝了一口面前的面汤:“嗯,班长煮的这汤挺好喝的。”顾玉琴又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你瞧瞧人家,多会说话,也不多学着点。

    反观顾北堂听到夜寒觉的话后嗤笑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顾玉琴听到顾北堂的嗤笑声,不由气的轻轻一拍餐桌:“北堂,你笑什么?我告诉你,别跟我犯浑。”语气中威胁的含义已经很明显。

    沈梦歆低着头,双手攥着身上围裙上的一角,有些不知所措。在场的三人都看出沈梦歆情绪的变化,但除了顾玉琴开口外,夜寒觉和顾北堂都没有开口。前者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而后者则是当做没看见。

    “嗯,梦歆你这面汤煮的真的挺好喝的,以后要是谁家娶到你这么个媳妇,那可真是前世修来的好福气。”说着目光斜撇向一旁自己的儿子顾北堂。发现顾北堂一脸的心不在焉,内心不由生出一股怒气。唉儿子不争气就是惨,这么好的儿媳妇我可要不愿意让她就这么错过了。

    沈梦歆听到顾玉琴的话,脸蛋再一次刷的一下红了起来,但依旧没有开口。

    “北堂,你知道吗,梦歆说了今年下学期一有时间晚上就会过来帮你补习,你还不好好谢谢人家。”场中三个同龄人闻言都一愣,其中有人自然知道顾玉琴这句话是在表达什么和宣誓着什么。

    沈梦歆脸上的羞红瞬间变成了红霞,宛如秋天里的一个大红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它咬一口。顾北堂皱了皱眉:“不用了,反正也学不会,何必对此一举?”夜寒觉对此则沉默的没有开口。

    顾玉琴的又再瞪了自己恨铁不成钢的儿子,反正我以后只认定梦歆作为我的儿媳妇,你要是不把她追到手,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臭小子。

    “还不好?都班级前十了还不好,那什么成绩还能算好?”顾玉琴嘟着嘴问。沈梦歆全程都是低着头,夜寒觉看着沈梦歆低着头的模样,又看了顾北堂一眼,结合想了一下开口道:“阿姨,已经这么晚了那我就先走了。”

    沈梦歆一看夜寒觉站起身要走,连忙也跟着站起身:“那个阿姨,寒觉他……他不太熟悉路况,还有天也这么晚了,我就先一起跟寒觉走了。”

    顾玉琴看着沈梦歆挽留道:“梦歆啊,就在多坐一会吧,阿姨都好久没见你了,咱们在多说一会话。”顾北堂此时煞风景的反驳道:“妈,都这么晚了,她也还要回家,你就别留了。”顾玉琴瞪着顾北堂:“你别说话,安静做一个哑巴就可以了。”顾北堂瞬间无语了。

    “阿姨,现在真的已经很晚了,要不我改天再来看看你。”沈梦歆看着顾玉琴道。

    顾玉琴想了一下也没有为难沈梦歆点头说道:“嗯,那好吧北堂,你不用去送送人家吗?”顾玉琴隐蔽的丢给了顾北堂一个严厉的眼神。顾北堂则好无奈的起身,然后跟在沈梦歆和夜寒觉身后,双手叉着裤袋没有开口。

    顾玉琴看着顾北堂的背影,内心叹了一口气,不知沈梦歆这个未来儿媳妇有没有望?

    来到门口,夜寒觉转身对着身后的顾北堂道:“回去吧,有班长在我们不会迷路的。”顾北堂用手指淘了淘耳朵,声音依旧高冷的说:“别,我怕我妈待会又跟我唠叨个没完。嗯……还有梦歆,刚才的事……对不起。”沈梦歆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顾北堂,随后猛的低下头,望着脚尖,好似可以看出一朵花一样。双方谁都没有再开口,好在关键时刻夜寒觉打破了僵局:

    “咳咳。那个……天挺晚的了。”沈梦歆嗯了一声。两人向远处街道走去。顾北堂没有开口,只是跟上两人,双手依旧插着裤兜。

    “班长,以后你来北堂家帮他补习时能不能也帮我补习一下?我上学期没来,错过了高一很多知识点,你能帮我一下吗?” 走过一段路后,夜寒觉突然道。

    “喂,不是跟你说了别叫我北堂吗?”没等沈梦歆开口,顾北堂就皱眉说道。夜寒觉直接忽略了顾北堂说的话,没有搭理他。沈梦歆抬头看了顾北堂一眼,发现他并没有说补习的事,知道他没有反对,这也就间接说明她下学期可以帮顾北堂补习:“可以啊,反正也没多大事。”夜寒觉点头说了声“谢谢班长”。顾北堂则是“切”了一声,然后越过他们两人,率先朝前方走去。

    沈梦歆和夜寒觉一看,都只是相视一笑,连忙跟上顾北堂的步伐。皎洁的月光照在三人的身上,映出三道很长的背影。

    “我妈说话就这样,你们别介意。”走着三人忽然就闲聊了起来,顾北堂对着身旁两人道。沈梦歆“嗯”了一声。夜寒觉倒没有回答顾北堂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苦口婆心的对着顾北堂道:“北堂,其实你在学校是不用装都那么高冷的,又没有一个女孩子会注意到你,你高冷又能怎么样?”顾北堂闻言又骂娘了一句:“夜寒觉,我草你妈,老子怎么做事用你教啊?”夜寒觉只是又啧啧说了一声:“火气这么大小心以后找不到老婆。”一旁的沈梦歆只是笑着没有插口。

    顾北堂忽然邪恶的笑着说:“以后我若是找不到老婆,回头问就把你娶了,你说好不好?”眼神戏谑的望着夜寒觉。夜寒觉想了一下:“好啊,我等你来娶我,不过聘礼一千万。”沈梦歆不由的被夜寒觉的笑话逗笑了,扑哧的笑了一声。顾北堂很是顺藤上爬的说:“小爷我,要钱没有,要人一个,你自己看着办吧。”夜寒觉突然沉思了起来:“嗯…?好吧,那朕就勉强收你做后宫。”沈梦歆不由的又扑哧的笑出声。

    “你……小爷我草你全家。”顾北堂又对着夜寒觉骂道。夜寒觉只得叹息了一声:“看来是真的要做我的后宫啊!”

    月光轻柔柔的照在三人身上,宛如一位饱含深情的绝美娘子正在用手轻抚他们三人。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