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141章 锦儿,朕让你做你就做?

作者:燕书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叶凡秋沐橙 第一战王 冷清欢慕容麒 重生农女好种田 天降绝色老婆 我真的不开挂 丑女医妃,不要跑 逆袭后,女友后悔了 虞思楠 大国制造 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武朝发明家 萌宝集结令:陆先生,你的九个儿子震惊了全球 彭峰柳秋月 林念儿席慕寒
    凌斯晏记得,苏锦上一次毒发,才过去半个月。

    噬魂散的毒每月发作一次,照理这个时候,她体内的毒还不该发作。

    他进去的时候,苏锦正坐在软榻上,面色苍白地呕吐。

    一旁的侍女也被吓得不轻,帮忙捧着痰盂。

    凌斯晏走近过去,看向痰盂里的呕吐物上,混了丝丝点点的血迹,骤然沉了脸色。

    要是换了以前,他或许还能勉强沉得住气。

    但现在苏锦有了身孕,还没出头三个月,身体出现这样的情况,极容易导致小产。

    他坐过去帮苏锦拍着后背:“怎么回事?”

    侍女有些慌乱地应着:“殿下,苏姑娘吃了晚饭后,就突然呕吐腹痛,有些像是食物中毒的迹象。但太医检查了饮食,都没有问题。”

    凌斯晏一时没有应声,噬魂散发作的时候,也有些像是食物中毒,没有任何征兆,突然发作。

    外面墨染拿了解药进来,许太医也跟了过来。

    凌斯晏将其他下人全部遣退,这才开口:“噬魂散毒发,应该还没到时候。”

    许太医也是觉得有些奇怪的,沉默片刻应声:

    “殿下,也或许是苏姑娘怀孕了,身体比较特殊,对毒性的抵御力差了些,所以才导致提前毒发了的。”

    凌斯晏接过了墨染手里的解药,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让墨染跟许太医也先退下了。

    解药就在他手心里,凌斯晏看向苏锦:“很难受?”

    如今她体内的噬魂散,算是他能控制她的唯一筹码了,也或许是他多疑了,他总感觉,这解药他不该轻易拿出来。

    苏锦有些痛苦地捂着小腹,侧目看向他时,急切地抓住了他虚握成拳的手。

    她张了张嘴,并不能说出话来,但凌斯晏好像听到了,她在说疼。

    他面色微绷着,到底是不敢在这个时候对她冒险,起身拿了杯温水过来,连带着那颗解药,一起给了她。

    苏锦立刻接过来,就着温水将解药吞服了下去。

    她整个额发都被汗湿了,面色看着虚弱不堪,解药吃下去,他看到她吁了一口气。

    凌斯晏甚至想,看看她的嘴里,确定她咽下去了没有。

    如果她真的带走了一颗解药,查出了解药的配方,那以后他还能有什么,可以逼她留下来呢?

    但他到底是说不出口,面对现在这样一个她,他真的不忍心怀疑什么。

    凌斯晏拿了手帕,帮她擦了下额头上的汗,出声安抚她:“再忍忍,一炷香的时辰,毒性就能被压下去了,很快。”

    苏锦大概也是真累了,发抖的身体慢慢平静了下来,眼皮往下耷拉,直到快睡着时,身体差点往前栽倒了下去。

    凌斯晏迅速伸手揽住了她,扶着她的头靠到他身上时,他觉得心虚,甚至怀疑下一刻,她就会一耳光扇到他的脸上来。

    她现在太厌恶他的靠近了,哪怕是他走近一步,她都得往后退一步。

    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她的头靠在他的身上。

    他半晌没敢动弹,感觉像是自己偷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

    直到怀里的人不仅没有抗拒、还很快发出了均匀平缓的呼吸声,他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凌斯晏小心起身,将苏锦打横抱起来,进内室放到床上。

    想到她现在睡着了,他今天终于不用被她赶出去,可以留在这里睡,他内心居然不受控制地升腾起一丝窃喜。

    他视线落到她的嘴巴上,不知怎么刚刚那种猜疑感又来了,想趁着她睡着,看个清楚,也让自己放下心来。

    他伸手过去,放轻了动作,想扳开她的嘴。

    手刚触碰到她唇角,床上的人蹙眉翻了个身,侧脸刚好压在了他的手臂上。

    凌斯晏心虚地不敢去动她了,脑子里自我安慰,她喝了那么大一口水,解药怎么可能没咽下去?

    手被她枕着,不好拿出来,凌斯晏只能用另一只手脱了外袍,躺到了她身边去。

    他突然想,他以后可以都趁她后半夜睡着了再过来,就像现在这样,不就可以和平相处了。

    这段时间他跟苏锦冷战,心里闷着气,加上刚登基琐事太多,也没好好睡过一个觉。

    现在这样躺下来,他倒是很久不曾有过的惬意,很快就熟睡了。

    临近半夜时,他听到了细碎的声响。

    睁开眼睛,昏暗的光线里,他看到苏锦已经下床,站在窗前发出打开盒子的轻响。

    凌斯晏看不大清楚,但就那一眼,突然明白了她在干什么。

    他们认识太多年了,他到底是比任何人都了解她的,昨晚她所谓的毒发,不过是一场戏。

    凌斯晏可以肯定,她现在打开了盒子,再放了那一颗解药进去。

    他可以现在就起来,走近过去,拿走那颗解药。

    可他躺在床上迟疑,却还是放弃了。

    如果他当什么都不知道,那她是不是也可以因为心虚和窃喜,而对他装出几分好脸色?

    他希望她的态度能好一些,哪怕清楚是假的。

    苏锦在窗前站了没多久,很快回身,轻手轻脚地回了床上。

    凌斯晏只当浑然不觉,伸手将她抱过来,闭着眼睛问了一句:“身上怎么这么凉,出去过了。”

    苏锦身体骤然绷紧了些,紧张到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起来。

    那颗解药被放到了盒子里,只要过了今晚,等明早凌斯晏一走,她就可以想办法将药交出去,给到燕太子的手里了。

    在这之前,绝不能出任何差错,更不能被凌斯晏发现了破绽。

    凌斯晏摊开了一只掌心,将她的手心放到了上面:“在这回答。”

    苏锦心里不安,在他手上写了两个字:“喝水。”

    她是真的慌了神,换了往常,她绝不会听信凌斯晏的,用在他手心写字这样暧昧的方式,来跟他说话。

    指尖在他掌心一笔一画划过,凌斯晏突然觉得手有些痒,又似乎是心里有些痒。

    他睁开了眼睛,突然倾身压了上去:“锦儿,朕让你写你就写?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苏锦下意识想退,手腕刚抓到被角,就被凌斯晏的掌心扼住,按在了枕头上。

    她的脚想往上缩,随即是双腿被按住,也动不了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