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八十五章 围困

作者:蜗牛Dee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大文豪 重生之红星传奇 楚臣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银狐 大唐小郎中 北地枪王张绣 核武皇帝 过境小兵 天下枭雄
    那边,严芮指挥着众将士将叛军悉数捉拿。

    正清点着叛军之数,不由越点越不对劲。此次朝堂哗变之数,不过区区上千之众,丝毫不及梁军的十之一二。

    那,剩下的人,都去了哪里?

    严芮眉头深锁,心中隐隐多了些不好的预感。

    此时,早已又是一日的清晨,初阳爬着宫墙而上,映红了整片天。红砖绿瓦似乎仍旧是旧时的模样,光阴却早已为他们镀上了一层斑驳之色。

    众大臣聚在一处,惊天变故兼之性命之忧,此时早已没了昨日的风采。严芮少不得以一人之力,扛起这整顿后事的重担。

    “将曹文轩押上来!”

    这曹文轩,乃是梁王的心腹,在此次的宫变中出力不少。也正是他,带着一小队梁军负隅顽抗,大大增加了严芮收拾残局的难度。

    曹文轩被押解至殿中,前脚才被按到在地,后脚严芮就急切问道,“梁王府其他的人都去哪里了!”

    曹文轩闻此,脸上猖狂之色尽显,“严大人慢慢猜?”

    严芮抽出刀来,横在曹文轩脖颈上,“如今你为鱼肉,我为刀俎,你竟还有胆子叫嚣!”

    曹文轩仰头望了望天色,丝毫不惧,“不要着急嘛,等会便有人来报了,何须下臣多言?”

    说着,他竟一头撞上刀刃,企图就死。

    好在严芮不过文臣,力道不比武将,那拿刀的手被曹文轩一撞,立刻松开来去,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曹文轩也只不过被刀刃浅浅伤了皮肉,并没有如他所愿,丢了性命。

    不出曹文轩所料,须臾,有守卫从城外一路疾驰而入,带来一封加急的军报。

    严芮得了秦氏“全权处理后事”的懿旨,立刻让人拆开来报。

    “西城守军被叛军突破,他们,一路往外夷之地去了,足足有四五千之众!且城外还有叛军接应,如今正聚在正阳关外,不知是何意!”

    严芮思及此前梁王的反常之举,心知他必是早早就算计好了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

    只是唯一算漏的,便是自己会被反狙,大计未成身先死吧。

    “可有向他们喊话,梁王已死?”

    “喊了,那群贼子似乎另有所图,也不攻入城内,就占着那处,似乎是在等什么。”

    严芮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须,来回踱着步。

    忽然,他像是想到些什么似的,立刻着人调取昔日梁王还是摄政王之时通敌叛国的那桩案子的卷宗。

    当时,案子在皇族族老的力保之下,被草草结案,此时看来,竟是天大的笑话。

    这梁王,分明是自己得不到的,便要覆灭,才算完!

    若是围守盛京也就罢了,若是等待外援,那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严芮身为内阁之首,自然是知道以盛京的守卫,不过勉力能敌梁军万数之众。可若是他们还有强援,那可当真是又一场生灵涂炭!

    皇权之争,百姓何其无辜。

    严芮快速地浏览着卷宗,企图从中发现些许蛛丝马迹,以应对今日之变。

    那边,泰安殿中,随着日晷渐移,瑟瑟额上的汗珠渐渐多了起来。她虽不是头一次做这样的医治,但对象一个是皇上,一个是太后,这还是头一遭。

    成了!

    随着最后一滴血液流入萧晟的体内,瑟瑟顿时松了口气。

    只是秦氏的情况,就没那么好了。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额上豆大的汗珠密布着,神色也是极其地挣扎。但好在麻沸散的功效尚未褪去,此时她尚可保持神色的清明。

    萧晟却仍旧是昏迷着,似乎没有半分好转的迹象。

    秦氏捂着胳膊,挣扎起身,问道,“为何陛下还没有醒?”

    瑟瑟低声答道,“活着的机会,只有十之一二。”

    秦氏闭着眼,是啊,十之一二,怎么可能这么幸运呢。

    就在此时,殿外传来了内侍的禀告之声。

    “严阁老请太后前往勤政殿议事,有紧急军报!”

    秦氏心中一个咯噔,立刻支起身子。

    “你不要命了?!”

    瑟瑟立刻按住她,让她躺下休息。

    “不过是议事而已,不妨事,还请神医替哀家照看好陛下。”

    说着便披上衣裳,就要出去。

    “医者仁心,我倒是头一次见你这般糟践人心血的。”

    瑟瑟不免气到,却又忍不住,翻出了自己珍藏的药丸。

    “这是九转丹,拢共也就练成了三颗,可暂时保你性命无虞,爱吃不吃!”

    秦氏立刻接过,含笑道,“如此,便谢过神医了。”

    “哀家之前所言,都是作数的。若是你长乐哥哥有幸活下来,哀家也不会追究他的罪过,权当是谢你此番救命之恩。”

    她的眼睛闪着赤诚的光,眼角的细纹虽掩不住苍老的神色,但莫名平添了几分慈爱。

    瑟瑟心知此前她与锦瑟的一番动作已然被对方知晓,此时索性大方承认了,“如此,便多谢太后!”

    瑟瑟难得叩首谢道。

    是不是天下的娘亲,都是这般呢?

    祝氏如是,这太后亦如是。

    瑟瑟望着秦氏蹒跚而去的背影,止不住地想着。那她的娘亲,又在何处呢?

    只是她这样想着时,脑中却似要炸裂开般,半刻不能凝神。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