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321章 金缕衣

作者:芋头酥酥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叶凡秋沐橙 第一战王 冷清欢慕容麒 重生农女好种田 我真的不开挂 大国制造 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女神的超级赘婿 娘娘每天都盼着失宠 战神狼婿 人间杀神 仙道长青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农门春归 扑倒小娇妻:老公,放肆爱
    两人出了陋室,趁着夕阳还有余晖,走了大半个村子,来到苏荷儿家。

    小童睡在旁边一张小床板上,已经睡熟了。

    大床板却空着,上头摆着些镊子剪子之类的工具。

    唐与柔眼尖,看见地上有一节断裂的金丝,眉毛一挑。

    为什么她会有金丝?

    苏荷儿将这些杂物挪到一边,扒拉开床铺,掀开床板。

    下面竟有个百宝箱。

    再一打开,里头竟然折了一件金灿灿的衣服。随着苏荷儿将它拿起,上头的金丝发出细微的碰撞声。

    “金缕衣?!”唐与柔压低声音,惊叹。

    “是的。”苏荷儿小声祈求道,“柔丫头,我知你和旁人不同,这么点小钱,你一定是看不上的。可我没想到金子里头掺杂着杂质,每次提炼就会少。上次我编错了一段,刚才金丝断了需要融掉重新做,金子又少了一点……我现在实在是没银子了,这比我预期的要贵多了,根本不是林大喜说的那个价!”

    说着,她有些委屈地努了努嘴。

    “可你做这个作甚?谁会买金缕衣啊?!”

    “这……就得从孩子他爹说起了。”

    苏荷儿面色复杂,看向小床榻上熟睡的林小童。

    林老板祖先是蜀中人,几代都做丝绸生意。曾爷爷那辈分家之后,子孙带着一部分家业天南海北地走,在各地开丝绸店。而冀州靠北,气候干燥,很难种桑养蚕。林老板的爷爷看中这里的人都还没丝衣穿,就在这里住下了,之后经过两代人的努力,在林大喜的这一代将绸缎庄生意垄断,可比林牧然花钱更大手大脚。

    钱多了就会学坏,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如此就勾搭上了苏荷儿。

    他的妻子是老家那边的人,有宗室撑腰,为人善妒,无法拦着林大喜在外面到处沾花惹草,却能拦着苏荷儿不让进门。

    “天可怜见的,我儿都这么大了,她还不让我进门。”苏荷儿说着哭了起来,说,“林大喜就给我出了主意,说我绣工好,做身别出心裁的衣服,赢得他老祖宗的喜欢,就由不得那妒妇了。我从我丈夫充徭役之后,就一直在做这金缕衣。”

    唐与柔抓狂:“等等……我刚才听着就觉得奇怪,你明明有丈夫啊!”

    “那你说我能如何?这么大一个儿子,不找个人帮我一起养着,难不成就将他扔到荒郊野岭吗?”

    唐与柔:“那你丈夫知不知道这事?”

    “当然不知!那朽木脑袋,若是知道了,还怎会帮我一起养着?”

    可林小童都四岁了吧。

    她跟林大喜之间应该是老奸夫银妇了……

    唐与柔无语半晌,道:“青萸村真不愧是藏龙卧虎之地。在下佩服极了!”

    苏荷儿红了眼眶,用帕子擦了擦泪,慎怪地说:“我早上想去屋舍里找你,却看见你跟你杂役亲在了一起。柔丫头,你和浮色公子定了亲,又找别的男人,总不该指责我吧?知道你定会刨根究底,若不是看见了这个,我还无法下决心来找你。”

    “……”

    想来也是。

    能觍得下脸问全村人借银子又不还的,多少有些婊里婊气的。

    真是的,平时都是发乎情止乎礼的,这还是第一次亲上就被人看见了……

    唐与柔没什么办法,从荷囊里取出一块金子:“也别问我要银子了,这是三钱金子。这块够不够?但是你得足两还我。”

    “够了!”苏荷儿大喜过望,接过金子放嘴里咬了一口,笑道,“太好了,我这就去找铁匠将它融成丝!”她将金缕衣放好,这就跑去铁匠家了。

    心情复杂。

    唐与柔溜达回了陋室,天色昏暗。

    屋顶上有个潇洒的侧影,捧着一坛点绛酒,对月独酌。

    “上来。”

    他看见了唐与柔,对她勾了勾手。

    唐与柔装着一肚子的故事,正想找他分享,这就找梯子爬了上去。

    刚一冒头,就被他一把拽住衣领,来到身边躺下,然后翻了个身,带着一身酒气压了上来。

    “你你你要干什么……”唐与柔双手环胸,惊骇。

    “我心里头高兴,有些喝醉了。白天没亲过瘾……”他用唇在她脸颊上轻触。

    “……豆儿睡了?”唐与柔屏住呼吸。

    “嗯。白天上山打猎去了,跑了整座山,躺在你书房里睡着了。”

    “幼娘呢?”

    司马煜:“大约还在寒窗苦读,想给我康晋王朝添个女状元。”

    “幼娘没关系,不用管她。”唐与柔念叨了一句,舔了舔嘴唇,突然捏起他的衣领,一个翻身将他压在一堆晾晒着的草药里,语气像流氓一样,“呐,我还以为白天你是害羞,现在才发现你连亲亲都不会啊!没有女官教你吗?那我来教你啊!”

    司马煜:“……”

    屋里的唐幼娘:“…………”

    ……

    贺萧氏为了找出点绛酒的真正拥有者,可谓是费尽心机,将请帖送到了周边每一个商贩和里正的手中。

    唐与柔则早就策划好,不光要为自己洗脱嫌疑,还要趁着游商集会都在,将酒掉出一部分。

    游商集会前一天,城里的所有客栈挤得水泄不通,有的人花大钱才说服民家让他们借宿一宿,还有的只好合衣露宿街头,然后又因为不知郾城的规矩,被捕快赶去了城郊林子里,和流民挤在一起。

    贺萧氏这才意识到人来得太多,叫捕快和下人们将摊位挪到城郊。不然人一拥挤,黄巾军弟兄们根本施展不开,到时候万一叫那卖点绛酒的人逃走了怎么办?

    不过,她还是打算先礼后兵的。

    运来鉴酒的坛数少,最多再卖个几十坛就不得了了,打听清楚酒庄所在才是关键的。如果实在不行,再叫弟兄们鱼死网破。

    唐与柔也去帮忙了,假惺惺地对点绛酒的真正拥有者表示了好奇,还将摊位挪到了最边上,改造成了她需要的样子。

    贺萧氏不解:“放这木板做什么用?”

    “这块木板是专门用来贴招牌的。请柬没有送到那人手里,万一他来了却找不到自己摊位,我们又不认得他们,生生给错过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