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九百八十四章 裴半成

作者:知白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大文豪 重生之红星传奇 楚臣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银狐 大唐小郎中 北地枪王张绣 核武皇帝 过境小兵 天下枭雄
    如果为民者不能自傲,这世上还有谁配自傲。

    所以归元术总是会想着,自己这样的人,将来一定会被铭记,若是没能被铭记的话,大概是他和与他志同道合者最终没有成功。

    他不能再回客栈去住了,因为他已经留下了破绽。

    皇帝目前应该还不知道李尚和黄维安两人已经离开大兴城,但那是早晚的事,归元术推测,最迟不会超过一天时间。

    黄维安到过客栈,黄维安去过李尚府里,客栈就不再安全。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再没有什么顾及,归元术决定去联络曹猎那份名单上的人了。

    在大兴城里商业如此颓废的情况下,非要说还有什么行业所受影响不算很大,青楼绝对是其中之一。

    归元术有些时候忍不住去想,那些有权势的人都要去搞一家青楼,到底是为了经营赚钱,还是为了方便自己。

    他甚至觉得有些可惜......可惜余九龄没来。

    实事求是的说,要说青楼的质量,方方面面都算上,大兴城绝对第一。

    对于余九龄来说,这里便是天堂一样的地方。

    归元术和老孙两个人此时所在的地方,就是大兴城中最好的青楼之一......云酥楼。

    曹猎给归元术的那份名单上,排在最前边的那个人叫裴半成,在大兴城里,也有人喊他裴半城。

    意思是此人的产业之多,财富之巨,相当于拥有半城那么厉害,当然这是吹牛皮。

    不管是曹猎那份名单上的简单介绍,还是大兴城里百姓们对裴半成的传闻,都可以证明他其实个大老粗。

    所以归元术实在没有想到,一个大老粗能打造出如此雅致的云酥楼。

    这里,哪怕就是摆放在不显眼位置的一个小小盆景,都雅致的不像话,若仔细盯着看,越看越觉得有意境。

    此时归元术就盯着一个有意境的东西,是桌子上的一个陶制的小东西。

    是个胖乎乎的小陶人,那模样清秀纯洁的少女茶师把洗茶的水倒在那小陶人上,小陶人就开始撒尿......

    看到尿出来了,归元术松了口气,他那眼神里的意思应该是......我他妈想的就是这样。

    茶师是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就是那种你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她必然清纯的如同一张白纸一样,那张脸上就不容得有丝毫的风尘气息。

    可这是一家青楼啊,还是大兴城里最有名的青楼之一,所以归元术觉得有些奇诡。

    “公子,可以用茶了。”

    名字叫小昭的茶师姑娘轻声说了一句,做了个请的手势。

    归元术嗯了一声,道谢,然后喝茶。

    老孙看他的样子就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他在归元术耳边压低声音说道:“以前不怎么来这种地方吧?”

    归元术道:“我看起来像是不怎么来的人吗?”

    老孙:“你看起来不像是不怎么来的人,你看起来像是根本没来过的人。”

    归元术也不尴尬,笑了笑道:“你觉得我以前能有钱来这个地方吗?”

    听到他这样说,老孙不禁为自己的尾款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他看归元术的样子就知道很少出入青楼,太拘束了,要是老手的话......要是老手这会还会坐在这喝茶?

    归元术看向小昭姑娘,这里的姑娘全都姓云,云酥楼的云。

    “请问姑娘,你家东主什么时候来?”

    小昭姑娘沉默片刻,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时候,抬起手开始解自己的衣领口

    子。

    归元术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小昭姑娘一怔,她眼睛微微有些发红,看起来委屈的到了极致,却还强忍着没哭出来。

    她低着头说:“东家说,公子是贵客,他暂时不能抽身回来,但让我务必把公子招待好,不管用什么法子,也要让公子满意,公子似乎是对小昭的茶道不满意,所以......所以......”

    说着,又去抬手解衣服扣子。

    归元术道:“你要再这样的话,我可喊人了啊。”

    小昭姑娘:“?????”

    归元术认真的说道:“你好好的泡茶,我好好的喝茶,这就很满意,你要是再脱衣服的话,我马上就走了。”

    老孙再次压低声音说道:“你跟我解释一下,是真的不为所动,还是真的没有钱了?”

    归元术用更低的声音回答:“你就说,换你动心不动心。”

    老孙长叹一声:“那你是真没钱了。”

    “公子。”

    小昭姑娘红着脸说道:“东家派人吩咐过我,公子是贵客,在楼里的任何花销都不走账,不管要什么都行。”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她的脸就更红了。

    归元术眼睛逐渐睁大,逐渐放光,他试探着问:“你是说......我要什么都行,要什么都不需要我花钱?”

    小昭姑娘嗯了一声:“是的公子,东家说,公子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归元术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朝着小昭姑娘一把抓过去。

    一把就把小昭姑娘的茶叶罐抓过来了:“看你泡个茶,扣扣索索的,一点儿都不大方。”

    他把那茶叶抓了一把放进茶杯里,然后把茶叶罐装进自己带来的背囊中,这个操作,别说把小昭姑娘看傻了,把老孙也看傻了。

    老孙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小昭姑娘,又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归元术,实在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他一句:“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不行?”

    归元术哪里理会这个,很认真的对小昭姑娘说道:“这茶叶值钱吗?”

    小昭姑娘回答:“还......还好吧,大概二十两银子。”

    归元术道:“你去给我找个袋子,再装十罐二十罐的,对了,你家的点心多上来一些,上双份,还有菜品,对,菜品,我着实是饿了。”

    小昭姑娘起身:“我去为公子安排。”

    归元术:“酒,还有酒。”

    等小昭姑娘出门之后,老孙看向归元术认真的说道:“我现在,特别为你那两个兄弟担心。”

    归元术:“呸。”

    老孙叹道:“宁王那边的日子但凡要是好过一点,你都不该是这个德行。”

    归元术:“屁,那是你没见过宁王什么德行。”

    说完后他自己楞了一下,然后讪讪的笑了笑。

    老孙都惊着了,是什么样的大王带出来的什么样的手下,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说大王是什么德行。

    就在这时候小昭姑娘又回来了,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进来。

    一进门,小昭姑娘就让开,俯身道:“公子,我家东家回来了。”

    归元术起身看了看,虽然他以前在大兴城的时候就对裴半成有所耳闻,也曾见过,可如此近距离相见的时候还是有些吃惊。

    瘦高,留着络腮胡,看起来他全身上下最醒目的地方,就是那满脸的大胡子了。

    怎么说呢,文雅一些的说,他像是一根开了花的芦苇,要是粗鲁一些呢......你就

    想想什么东西一根杆,上半部分还毛多吧......这粗鲁的形容若是说出来,没有一个字是律法允许的。

    “归公子是吧。”

    裴半成抱拳行礼。

    他看起来确实是那种江湖糙汉的形象,衣服虽然名贵之极,但是因为人太瘦所以根本撑不起来,显得有些晃晃荡荡。

    裴半成在归元术他们对面坐下来,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微微皱眉。

    “这是招待贵客的样子?”

    裴半成皱眉道:“茶没有,点心还上重了一份。”

    小昭姑娘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什么,裴半成吩咐一声:“换个人来伺候,把她带出去掌嘴二十。”

    这一句话,归元术和老孙都有些惊讶。

    进来两个人,拉了小昭姑娘就往外走,小昭姑娘那要哭又不敢哭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裴爷。”

    归元术道:“还是别难为她了。”

    裴半成连忙道:“公子是少主的朋友,有什么事公子只管吩咐就是,无需对我客气。”

    他回头瞪了一眼:“向公子道谢,然后滚出去反省。”

    小昭姑娘谢意的看向归元术,然后俯身行礼。

    归元术道:“也无需别人来伺候着了,还是抓紧时间说正经事。”

    “公子何必心急?”

    裴半成笑道:“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是在大兴城里的事,多多少少我都能办,公子刚到大兴城,还是应该先放松一些,也容许我为公子接风洗尘。”

    归元术心里微微有些异样感觉。

    老孙看了他一眼,手在桌子下边比划了一下,意思大概是不行就先走。

    看起来,这裴半成不老实,也不一定牢靠。

    老孙虽然也算是山河印的人,确切的说他属于云雾图,所以对山河印在大兴城里的人并不熟悉,他觉得这家伙像是在拖延时间。

    “这样!”

    裴半成起身:“公子远来劳顿,先好好休息一下,恰好我还有一件要紧事要去处理,等我把事办好了之后再来向公子赔罪,公子刚刚护着那丫头,莫非是看中了?”

    他回头吩咐了一声:“把甲字院收拾出来请公子和这位先生住下,让小昭去侍奉公子。”

    归元术连忙道:“还是不必了,若是裴爷现在有事要忙,我明日再来。”

    他看了老孙一眼,两人起身准备历来。

    裴半成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寒意,却依然笑着拦在归元术身前:“公子,还是别急着走的好,我觉得你应该住在这,这里比较安全。”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你要是走,今天就不好收场。

    老孙倒是被这家伙气着了,他在后边拉了归元术一下,意思是就住下又能如何?

    他那般自负的人,还会怕了谁。

    归元术随即点了点头:“也好,那就住下。”

    裴半成笑起来:“公子爽利。”

    他转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嗓门很大的说道:“你们今日不把公子他们两位伺候舒服了,我就让你们以后谁他娘的也别想再舒服,都听见了吗?”

    外边一群大汉一群丫鬟整齐的回应:“听见了。”

    老孙贴着归元术身边说道:“他这架势,不像是让一个姑娘伺候你,要么是一群汉子伺候你,要么是你伺候一群汉子。”

    归元术:“你就看着?”

    老孙:“不然呢?还鼓掌吗?”

    到了此时,走是不容易走了,就只能留下来看看这裴半成到底想要干什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