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二千二十一章 钱家何辜

作者:八无和尚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大文豪 重生之红星传奇 楚臣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银狐 大唐小郎中 北地枪王张绣 核武皇帝 过境小兵 天下枭雄
    PS:感谢书友“20181211170745247”投的月票。

    “郑森,汝糊涂!”

    朱以海回过神来之后,指着郑森怒骂,“汝这是在逼朕……汝这是欺君!”

    朱以海不笨,朱家人没一个是笨的。

    只是他们的眼睛,看的一直是自己屁股底下的椅子,从来没有放眼天下。

    朱由检如此,朱慈烺如此,朱以海亦如此。

    朱以海本就是个王,可一旦监了国,就认为自己才是上天之子,真龙之身。

    如果他不与隆武争正朔名份,擅杀来使,与隆武南北联合,清兵未必可以轻松打过钱塘江。

    南明或许还有救。

    可惜,坐了监国位,就不可遏制地想要帝位。

    结果,成全了鞑子。

    其实,从朱由检开始,不断地在重复着这一故事,譬如李自成打到京城,兵临城下,向朱由检提出封王等条件,同时还承诺,只要听调不听宣,大顺军可以北上为朝廷抗清。

    已是刀悬头上了,朱由检还在吝啬一个王爵。

    结果,城破国亡,最后便宜了鞑子,不费吹灰之力,入主京城。

    这下,兵败如山倒、墙倒众人推,无数的明军改旗易帜,山河瞬间改色。

    讽刺的是,如今大西军李定国封了晋王,孙可望被封了秦王,连吴三桂都封了平西王,大顺军忠贞营三人被朝廷封了国公。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哪。

    朱家人,有着“宁予外寇不予家奴”的相同理念。

    朱以海除了反清是真的,别的就没一样是真的。

    譬如登基,他自始至终,都在踌躇、犹豫,能坐龙椅自然最好,若不得坐,也无所谓。

    所以,他意识到郑森杀钱肃乐的用意之后,自然与郑森恶颜相向。

    郑森平静地答道,“陛下,事已至此,就算是杀了臣,也无济于事……这样,吴王入城之后,陛下就说,人是臣下令杀的,想来吴王顾忌名声,应该不会加害陛下。”

    朱以海再蠢,也知道郑森这话是威胁。

    郑森下令杀人,自己做为皇帝,难道就不负领导责任?

    况且,最初下令杀人的,还是自己,郑森不过是奉旨行事罢了,只要吴争一问,就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事已至此,那……依汝之见,当如何应对?”

    瞧瞧,瞧瞧,态度的转变,就在一瞬间,朱以海立马就不记得,刚刚还在怒骂郑森欺君之事。

    郑森依旧平静,“挡住吴争入城,亦或是在城下杀了吴争,对臣而言,皆不是难事……如今难在朝廷不承认陛下……好在,首辅王翊尚在城内,只要说服了他,那么,就算吴争也奈何不得陛下返京入宫。”

    朱以海有些懊恼,“这不易……王翊此人,与钱肃乐、张煌言等性子相仿,皆是死性子,不识时务……朕也想不明白,这般人到了吴争手中,倒是不做诤臣了,一个个地变成了倿臣……!”

    郑森毫不客气地打断道:“陛下说得对,想说服王翊,恐怕不易……但,正因为如此,王翊必会答应!”

    朱以海惊讶道:“计从何来?”

    “君子可欺之以方!”郑森道,“只要以吴伯昌和两位王妃的性命相逼,王翊必会答应拥立陛下……只要调左右营至杭州城,围城之势可解。”

    “不对,若左右营已被吴王控制,调二营前来,岂不助长了吴王之势?”

    看,朱以海不笨吧?

    郑森哂然一笑,“陛下可是忘记了初衷?陛下此次登基,从未筹谋过与吴争刀兵相见,而是以正朔大义逼吴争就范……只要朝廷承认陛下是天下共主,那么,吴争怎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攻杭州城呢……如果他敢攻,又何必等到现在?”

    朱以海想了想,连连点头,“延平王所言甚是,咱们不与他打,咱们和他讲道理!”

    郑森道:“臣已派人带王翊来面圣,说服王翊还得仰仗陛下……臣要去东城督战了,虽然吴争只带了数百骑,可也不能掉以轻心!”

    朱以海一愣,“爱卿为何不亲自劝说王翊?”

    郑森微微皱眉,“陛下,臣杀钱肃乐,在王翊眼中已是恶人,由臣劝说王翊,必事倍功半,而陛下是宗亲,之前又两度监国,对王翊而言是君……所以,由陛下劝说王翊,必事半功倍矣。”

    朱以海听了,觉得有道理,点头道:“就按延平王所言,只是……延平王去东城,也须小心才是,朕是知道吴争打仗本事的……朕身边,不能少了延平王啊!”

    这话,确实是情深意重。

    或许,朱家人只有在某一特定时刻,才会流露真心吧,但,那也是昙花一现罢了。

    郑森闻听,正在转身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谢陛下关心……臣必为陛下挡住吴争入城!”

    ……。

    郑森离开没多久,王翊就被带来了。

    “首辅啊,朕之前可没亏待过你啊!”朱以海语重心长。

    也是,朱以海二度监国,是在应天府。

    王翊当时虽列朝堂,可也是个区区言官御史,朱以海确实没亏待过他,因为目光还看不到王翊身上。

    可做为老上级,说这话,也不违和,情理之中嘛。

    王翊是个直性子,他来时就猜到朱以海想要他做什么,所以,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鲁王啊……莫怪臣不敬,之前殿下不是与臣讲好了吗……只要殿下退位,臣定在吴王面前,保殿下性命无虞……可……可为何要杀钱公,殿下应该知道……钱公毁家杼难,六、七年间,呕心沥血,不就是为了北伐、复我河山吗?”

    朱以海脸色慢慢难看起来,最后尖声喝道:“爱卿可知……这老匹夫竟是饱藏祸心,他与张国维明里拥立朕,暗里却把朕当作助吴争对宗室动手的引子……这等恶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王翊突然有了激愤,怒道:“钱家四兄弟共赴国难……钱肃范协防福安力战而亡,钱肃遴长江一役兵败,郁亡于昆山,钱肃典率军于宁波府力战殉国……如今,殿下竟忍心杀钱公……钱家人何辜,天下人心难平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