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1046、沈幼楚,第一次打了陈汉升!(求月票)

作者:柳岸花又明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医道官途 天眼 校花的贴身高手 拣宝
    从咖啡花馆回到公司宿舍,差不多晚上8点多了,手机上也收到好几条“间谍”陈岚发过来的短信。

    陈岚:哥,大伯下午过来了,他口才可真是厉害呀,萧叔本来特别的生气,但是大伯以“暴力不能解决家庭矛盾”作为论述主题,举例子、摆事实、洋洋洒洒的讲了很多话。

    “结果呢?”

    陈汉升“哒哒哒”的回复,一来一往和妹妹聊了起来。

    陈岚:结果的话,萧叔本来打算锤死你的,现在似乎只打算把你锤个半死了。

    陈汉升:我靠,怎么还要动手啊,明天他们能消气吗?

    陈岚:不好说,不过我也会帮着劝劝的,今晚大家都在这边休息。

    陈汉升:行吧,我明天过去领死,哥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提。

    陈岚:嗯······除了香水以外,我还想再买一支口红。

    陈汉升:那就当哥欠你两个人情好了,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提。

    陈岚:(▼へ▼メ)

    陈汉升:(????ω`??)

    ······

    无情的打发走了妹妹,陈汉升又和父亲打了电话。

    陈兆军觉得经过这一天的劝解,萧局长应该差不多平复了,他建议陈汉升明天吃晚饭的时候过来,诚恳的低头认错,自己再从旁调和,问题应该就能解决了。

    “晚上我又不能做什么,好像专门送过去挨骂一样,感觉有些尴尬。”

    陈汉升想了想说道:“不如早上过去吧,我再买点包子豆浆什么的,正好用送早餐当成一个理由。”

    “嗬嗬~,那也可以。”

    老陈笑了笑,儿子的脑袋还是很灵活的。

    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吵醒,陈汉升一摸脸上都是汗,“哗啦”一下拉开窗帘,外面已经是一片白花花的朝阳了,浑身不由自主涌起一阵燥热感。

    很快,又要到了一个自行车座椅烫腚的季节啊。

    起床以后陈汉升开车前往沈幼楚的小区,顺便在门口的早餐店买点小笼包,掏出钥匙打开门以后,刚刚7点钟左右。

    不过客厅里非常安静,大部分人应该还没有睡醒,厨房里倒是有个人影在忙活。

    陈汉升估计不是沈幼楚就是冬儿,因为沈宁宁7点半要出门上学,必须先把她的早餐准备好。

    “小陈哥哥······”

    厨房里的人也听到动静,走出来的果然是冬儿。

    冬儿根本没想到陈汉升会突然出现,惊讶的捂着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

    “啊······那个Good  morning,冬儿。”

    陈汉升稍微有些愧疚,毕竟上次自己就是当着她的面,把两个宝宝掉了包。

    不过他脸皮还是很厚的,很快就忘记自己坑过冬儿,放下早餐问道:“沈幼楚没起床吗?”

    “幼楚姐姐起来了,应该正在帮阿宁扎头发。”

    冬儿呆呆的回道。

    “好,你去忙你的吧。”

    陈汉升理了理衣襟,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不过陈汉升没有去和沈幼楚打招呼,因为他听到其他卧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估计是其他人也要起床了。

    在那之前,陈汉升打算先把“免死金牌”拿在手上。

    所以他直接进入了主卧室,主卧室就是沈幼楚的房间,陈子衿跟着沈幼楚睡觉,她也一定在里面了。

    果然不出所料,房间的婴儿床上躺在一个小宝宝,七个多月的大小,嘴角两侧有着小小的梨涡,就算睡觉时也很明显,正是陈汉升的大女儿陈子衿。

    天气逐渐变热,陈汉升今天直接穿起了短袖,不过陈子衿依然穿着一件长袖小棉服,肚子上还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

    宝宝睡得很香甜,隔壁大床说梦话的姑姑都没有吵醒她。

    陈岚都是跟着沈幼楚一起睡觉的,她估计又是熬夜刷wap网了,基本要到中午才起床吃饭。

    “姑姑太懒了,就是因为懒,明明长得还不错,可是大二了都没男同学追她,多惨的人生啊······”

    陈汉升一边和闺女腹诽,一边小心的抱着她出去,正好撞到了走廊上的沈幼楚和胡林语。

    她们也没想到陈汉升会突然出现,尤其他手上还抱着熟睡的陈子衿。

    鬼鬼祟祟的样子,好像一个偷孩子的人贩子,再说陈汉升本来就有前科,所以心直口快的小胡当即喝道:“干嘛?你又想把宝宝偷走吗!”

    这一声可不得了,陈子衿的爷爷和外公外婆当场就被吓醒了,三个人迅速披着衣服打开门。

    “我操!”

    陈汉升心里痛骂着胡林语:“这是我女儿,我还偷个屁啊,等修罗场解决了,不管小胡那套房子有没有装修好,老子一定要把她赶走!”

    不过,三位大人发现陈汉升以后,他们的表情是不一样的。

    老陈因为心里有数,所以他还比较平静;

    岳父岳母那就是真的准备动手了,只见萧宏伟当场脱下拖鞋,怒气冲冲的走向陈汉升。

    老萧真的很生气,陈汉升当年脚踏两只船被拆穿,小鱼儿表示不愿意和陈汉升结婚的时候,他没有打陈汉升;

    几个月后,小鱼儿知晓自己怀孕了,同时坚持要生下来的时候,老萧也没有打陈汉升;

    现如今,小鱼儿因为不想掺和这段复杂的感情,她准备带着闺女离开的时候,结果陈汉升把孩子调包了!

    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惹不起都要躲起来了,陈汉升你还不准备放过,实在是欺人太甚!

    所以,老萧真的准备给陈汉升几个鞋底耳光,这还是老陈劝了一天以后的效果,不然萧局长打算用拳头砸下去的。

    眼看着岳父越走越近,陈汉升不闪不避,只是颠了颠正在熟睡的小小鱼儿,然后“勇敢”的说道:“爸,我错了,你打死我吧!”

    “额······”

    本来一往无前的萧局长,气势突然滞了一下:“你先把宝宝放下!”

    “不放!”

    陈汉升坚定的说道:“我就想在临死前,多抱一会闺女而已。”

    “你放下!”

    老萧不敢抢夺,甚至都不敢大声呵斥,因为生怕把心肝外孙女吵醒。

    “不放!”

    陈汉升哪里能同意,其实闺女就是免死金牌啊,一旦放下铁定要挨打的。

    “放下!”

    “不放!”

    “放下!”

    “不放!”

    ······

    就这样重复了几遍以后,老萧都有些气急败坏了,他扭头看着陈兆军:“陈兆军,这就是你儿子吗,居然用自己亲生女儿当挡箭牌!”

    “唉~”

    老陈幽幽的叹一口气,虽然陈汉升深层含义是为了维护“岳父和女婿”这层关系,不过这个举动也着实太不要脸了。

    行为虽然很不要脸,但是的确很有效果。

    因为这样对峙了一会,老萧最终扔掉了拖鞋,面对着外孙女红扑扑的脸蛋,萧局长的心始终没办法硬起来。

    “妈~”

    陈汉升得了便宜再卖乖,他又转向了吕玉清:“你要不要也打几下吧,反正我保证不会跑的。”

    “你抱着小小鱼儿,我怎么打啊!”

    吕玉清瞪着陈汉升,恨恨的说道:“我要是早知道会有今天,高中就把小鱼儿转到其他学校了,让她一辈子都不要遇见你。”

    “呸!”

    胡林语更是当面啐了一口,表示对这种行径的不耻。

    “胡胖丫又能懂什么,真有点水平又怎么会做拳师呢。”

    其实陈汉升颇为得意,只要这次逃遁过去,岳父岳母以后就不会再动手了。

    “所有的事情,正向着有利的方向发展啊······”

    陈汉升心里美滋滋意淫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察觉到有个人影走过来。

    “难道老萧还在生气?”

    等到转过头,陈汉升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沈憨憨呀。

    陈汉升开始并没有把沈幼楚放在心上,这是个温柔的像水一样的贤淑女性,她那么传统,又那么爱自己······

    不过!

    就是这个温柔像水一样的沈憨憨,她伸手从陈汉升怀里轻轻抱起了陈子衿。

    “嗯?”

    陈汉升眨了眨眼,表情似乎有些疑惑,沈幼楚想做什么?

    紧接着,陈汉升发现沈幼楚漂亮的桃花眼里积蕴起一层泪水,然后举起小拳头砸向自己的肩膀上。

    陈汉升顿时愕然。

    这是沈幼楚啊,她多少次宁愿自己委屈,也不想让自己为难,两人认识这么多年,她连重话都没说过一句。

    可是今天,她怎么打我了呢?

    “你为啥打我呀?”

    陈汉升像个傻子一样,愣愣的问道。

    “你把我幺儿抱走了······”

    沈幼楚一边打着陈汉升,一边哽咽着呢喃道:“还回来,还回来,还回来······”

    沈幼楚的动作其实很轻,但是陈汉升心里突然很难过,就连那颗没羞没躁、没脸没皮、百无禁忌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戳了一下。

    生疼生疼的。

    ······

    (最后一天求个月票,谢谢大家。)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