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朽灵符

作者:一戏婴苏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天刚亮,水墨就在一边捣腾来捣腾去,心情大好,嘴里还唱着不堪入耳的淫词浪曲。

    我蒙着被骂了一句。

    没一会功夫,水墨跑下了楼,接着就听到楼下的关门声。

    我心道,那么大岁数的人了,谈个恋爱还能激情燃烧,心里是有多少火啊!

    我露个头,睡眼惺忪的看了看小粉,吊床上是空的。

    我猛地坐起来,卧槽,三个人一起去约会的?昨晚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怎么没叫上我一起啊!

    我急忙穿上衣服往楼下跑,刚打开门……

    “去哪?”小粉问道。

    回过头,看到小粉站在厨房的吧台前,嚼着吐司面包看着我。

    “啊……那个……”我干笑两声,“我看今天天不错,合计带G宝宝去洗个澡。”

    小粉走过来,上下打量着我。我低头一看,腋窝夹着外衣,裤子提了一半,袜子只穿了一边,卫衣也前后穿反了……

    “吃过早饭再去。”小粉说道。

    我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去哪?”

    小粉咬了一口吐司,眉头微皱。

    “啊!G宝宝!对对,给G宝宝洗澡,睡蒙了睡蒙了。”我笑道。

    “吧台上的……”小粉话还没说完。

    “这半个就够了。”我直接拿过小粉手里的吐司,叼在嘴里,“走吧走吧,今天我来开。”

    上车后发现油也不多了,我指着油表,“小粉,我们不能光把自己喂饱啊。”

    小粉说道,“我也没饱。”

    我咽下最后一口吐司看着他,不就吃了你半片吐司吗,你就差那一口?

    到了自助加油站,我刚把油枪插进去,胸口忽然一震,一阵刺耳的尖叫声猛的在我耳朵旁炸开,须臾之间,就又恢复了正常,我一下惊出了一身的汗。

    我惊魂未定的看了眼副驾上的小粉,他没什么反应。

    我又向周围看了看,半个人影都没有,刚才哪来的声音?我按了按胸口,心脏狂跳。

    “白三,你刚刚有没有听……”话说一半,尖叫声再起,比前一次还要刺耳,顿感头痛欲裂,我一手拍在车门上。

    小粉见状后连忙下车,“怎么了?”

    我抱着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小粉把我扶上车,我蜷在座位上。

    小粉一脚油门踩下去,他按着我的肩膀跟我说着什么,但我能听到的,只有耳边的尖叫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凄厉,惨恻。

    小粉在我衣服口袋里翻了一通,片刻后,声音突然停止了。

    我瘫在座位上大口喘着粗气,转头看到小粉手里正攥着朽灵符,车已经停在了路边。

    “刚刚……是怎么回事?”我心有余悸。

    小粉看着手里的朽灵符,神情凝重,“黑市可能出变故了。”

    “黑市?”我一惊,“什么变故?”

    小粉摇头,“不清楚,看情形不妙。”

    “你怎么知道的?是这东西说的吗?”我伸手摸了下朽灵符,在我碰到它的一瞬间,耳边惨叫声再起,我立马缩回去,小粉也快速把符拿到一旁。

    我震惊的看着那张朽灵符,“这东西怎么回事啊?你听不到吗?这朽灵符里有声音!”我看到小粉拿着它丝毫没有被影响到,不免觉得奇怪。

    “听不到,只能隐隐感觉到。”

    “你一点都听不到?”我疑惑不解,“刚刚我的耳膜都要被震穿了,这里面的叫声惊天地泣鬼神的!”

    小粉道,“朽灵符认主,应该是感应到黑市里有异状,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我心一提,“该不会是肖愁出事了吧?”

    小粉蹙着眉。

    “不对啊小粉,为什么这朽灵符对我的反应这么大?我又不是它的主人,你的灵气灵力都比我强,怎么就只能隐隐感觉到?

    “也许是因为你的体内,还存有肖愁大量的灵气灵力。”

    “大量?”

    “你喝的那些汤药,每一碗都注入了他不少的灵气,在你昏睡期间,他也时常给你输入灵力疗愈,因为收效甚微,所以你感觉不到。”小粉启动车子,调了个头,“先去黑市看下吧。”

    看小粉的神情,事态似乎很严重。

    “小粉,你知不知道肖愁为什么会练这个符?我记得你说过,这是道禁符。”

    小粉沉默片刻,说道,“我只知道,在仙灵界曾有一位仙灵修练过此符。”

    我好奇追问,“然后呢?他练成了吗?”

    小粉点头,“但朽灵符也因此成了禁符。”

    小粉说,那个仙灵起初练朽灵符是为了度怨,用自己万年的灵气灵力,去教化救赎符中恶灵们的怨念。

    后来,那个仙灵还在朽灵符中练造出了一个灵王,并将灵王以人形带出了朽灵符。

    虽说那个灵王是人形,但样貌丑陋骇人,而且“喜、怒、哀、惧”几种情绪中,只有“怒”这一种情绪。尽管它平时都是面无表情,但大多数仙灵对它都是敬而远之。

    灵王认主,从不与除主人外的任何仙灵交流往来,甚至不会看他们一眼。平日里,也是安分守己,中规中矩,任凭主人差遣。

    灵王还曾多次随它的主人一起来凡间镇狩,收取恶灵,平定纷争,镇压叛乱,也算是立过不少功绩。

    后来有一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灵王突然暴怒失控,它不仅擅自破出朽灵符,还带着朽灵符中,数以万计的怨灵们,在仙灵界里大开杀戒。数百个仙灵都命丧在它们手中,但奇怪的是,它们事后却没有半点要逃离仙灵界意思。

    当灵王的主人赶回来时,看到仙灵尊正在以仙力摄离灵王的灵识,眼看灵王的灵识就要溃散,那个仙灵阻止了仙灵尊,并将灵王重新召回到朽灵符中。

    此举在仙灵界引发争议,大家一致认定那个仙灵忤逆仙灵尊,包藏祸心,助桀为暴。

    而灵王所酿下的大祸,也应一并归咎于它的主人。

    众仙灵纷纷提出要销毁朽灵符,以免后顾之忧,还要将练就此符的仙灵,禁锢诛灵塔中千年。

    那个仙灵愿意用终身禁锢诛灵塔,并将毕生的灵气灵力还有仙力全部交出,来交换朽灵符不被销毁,并保证以后不再使用此符。

    但最终,未能如愿。

    朽灵符被销毁了,连带着符中数以万计的怨灵全部魂飞魄散。

    那个仙灵在千年禁锢令解除后,也没有再走出诛灵塔,至今还跪在诛灵石上不肯离开。除仙灵尊以外,不见任何人。

    听小粉讲述完,心情异常沉重。

    “我觉得那个仙灵跪的是悔恨和愧疚。”我说道,“但他不是为那些死去的仙灵,他悔恨自己没有看管好灵王,愧疚自己没有保住那些怨灵的魂魄。”

    “你倒是跟其他人不同。”小粉说,“在所有人看来,那位仙灵不肯走出诛灵塔的做法,是在不满和抗议当日仙灵尊的裁决。”

    我说道,“不满的情绪一定会有的,毕竟多年的心血就那么付之东流了。但不满不是主要情绪,而且过了那么长时间,再不满也消化的差不多了,更何况,那个仙灵谁都不见,只见仙灵尊,从这点也可以说明,那人其实并没有怨恨仙灵尊。”

    小粉问道,“你觉得那位仙灵该罚吗?”

    “该罚!”我说道,“但不应该毁了人家的朽灵符。疏于看管导致数百条人命无法挽回,这一点难辞其咎。但灵王最终已经被重新召回了朽灵符中,而且那个仙灵也承诺不再把它们放出来,并愿意终身禁固诛灵塔,还肯交出全部的道行,那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数以万计的怨灵被全部杀害,只因为它们是恶灵吗?就连无恶不作的蛇王母还有封灵瓶可以容身,它们为什么不可以?只因为它们杀害的是仙灵?”

    小粉笑了笑,“你的看法真是独树一帜。”

    我说道,“我是站在中立的立场去看待这件事,不偏袒任何一方。不管在天上还是地上,都应该赏罚分明。它们做了错事,罚了,那灵王之前立过的功绩,赏了吗?这就是所谓的独裁不公。”

    小粉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神情缓和了许多,估计他也是跟我有着一样的看法。

    不知道当日,他有没有帮那个仙灵求情请命,不过以小粉这种淡然置之的性格,不是他的事,想必他也不会插手理会的。

    眼下最棘手的还是肖愁那边。

    我看了眼小粉衣服口袋里的朽灵符,这些怨灵虽说怨念极深,说不定生前还做了不少丧良心的事,但想想那个灵王,还有它们在感知主人遇到危机时的反应,这些怨灵毕竟还是良知未泯。

    想到这里,我又不知死活的想伸手再去摸摸这张朽灵符。

    “别动。”小粉忽然说道。

    我手一缩,说道,“我就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再感觉到点什么。既然它们对我有反应,在我耳朵边乱喊一通,那我这回再认真听听,说不定我能从它们的惨叫中听出点什么重要信息呢,这次也让白三一起帮忙听听看。”

    小粉低声道,“胡闹。”

    白三也拒绝,“我不想听。”

    我撇撇嘴,只好作罢,“小粉,你在凡间的这些年,镇狩的事还有人管吗?”

    小粉道,“我不在时,自然会有人接任。”

    看小粉没有再多说的意思,我也识相的没再追问什么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