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251.圣灵殿

作者:吕断桥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不朽丹神 长生不死 秒杀 阳神 龟仙 修真者在异世
    一座恢弘古朴的大殿,出现在北烈阳的视野中。大殿前,站着一个精灵般的女子,正是花怜九。

    见北烈阳和妖冉到了,花怜九招了招手。妖冉飞驰向前,带着北烈阳来到花怜九身前。北烈阳翻身下马,面对佳人,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花怜九摇了摇头,指向大殿顶部悬挂的匾额。北烈阳顺着花怜九的手指看去,三个大字龙飞凤舞:“圣灵殿。”

    圣灵殿的大门缓缓打开,里面传出圣灵的声音:“既然来了,那便请进吧。”殿外阳光明媚,殿内却一片昏黑。

    花怜九拉起北烈阳的手,直入圣灵殿。北烈阳原本还有些担心,手上传来的冰凉触感,让他踏实下来,豪情满胸。

    两人举步向前,妖冉刚要跟上去,北烈阳的声音传来:“前辈,请守在门外,若是秋不二来了,让他进殿找我。”

    妖冉摇了摇头,这个家伙见了心爱的女子,便把自己扔在一边,太不仗义。他抬头看向匾额,只见上面黑雾缭绕。

    妖冉大叫道:“烈阳,快回来,圣灵殿内有古怪。”可惜北烈阳已与花怜九走远,大门随即关闭。

    狠狠冲撞几次,圣灵殿的大门纹丝不动。妖冉大吼道:“花怜九,你这个害人精。烈阳,可惜你前途远大,就此断送在一个女子手中。”

    妖冉正在大叫,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我怎么是害人精了?北烈阳去了哪里?留下你这匹马,在此胡说八道?”

    花怜九的身影出现在空中,右手灵犀剑,左手一枚灵符,发出阵阵惊人的波动。妖冉修为在花怜九之上,却不敢还嘴。

    “你这傻马,问你话呢,北烈阳到底去了何处?”妖冉抬起前蹄,指了指圣灵殿。

    花怜九冷哼一声:“看到你,就看到了你的主人,一样的傻瓜。是不是有人化作我的样子,将他骗进了圣灵殿?”

    妖冉连连点头,花怜九狠狠将灵符甩出,击在圣灵殿大门之上。一声巨响,古朴的大门毫发无损。

    花怜九咬了咬嘴唇,道:“我知道你能和北烈阳通话,传讯给他,就说我来了,让他出来迎接。”

    妖冉随即向北烈阳传讯,过了半晌,毫无回应。花怜九不耐烦起来,冷笑道:“想靠一个乌龟壳,便将我挡在外面?痴心妄想。”

    花怜九在储物戒中不住寻找,要用重宝,轰开圣灵殿。忽听殿内一阵惊叫:“你到底是什么人?”

    叫声正是圣灵发出,圣灵殿的大门随即打开,一阵阵惊天杀气,不断涌出。圣灵只叫了一声,便声息皆无。

    妖冉看向花怜九,只见她手中出现一根乌木。“弑仙炮,你也有弑仙炮。”妖冉惊呼出声,随即想到,花半顷是花怜九的师兄,多炼几尊弑仙炮算得了什么?

    花怜九狠狠向门内发了一炮,这一炮威力巨大,引得空气一阵阵波动。圣灵殿内,依旧一片沉默。

    妖冉随即冲了进去,圣灵殿虽神秘莫测,却比待在花怜九身边好。此女手段极多,喜怒无常,还是早点找到北烈阳为上。

    花怜九收起弑仙炮,向圣灵殿走去,瞬间消失在圣灵殿内。大门缓缓关闭,就像从未打开过。

    北烈阳被花怜九牵着手,一路向前。圣灵殿内,演化出种种奇景。两人置身在一片仙山中,微风轻拂,带来草木的清香。

    花怜九轻声道:“那便是我道花派的山门,本是一片普通的山丘。是我爹和道叔叔一起,以大法力,堆土成山,引水成河,一点点建造出来的。”

    炼气三大门派中,玄清宗的山门在云泽山,江海盟立基在燕落大湖,都是天生的灵秀之地。道花派的山门,竟是人为所建。

    北烈阳叹道:“怜九,你父亲和道宗主真了不起。我听说道花派内,有万丈高峰,竟是他们人为建造而成。”

    花怜九笑道:“那是自然,我爹法力冠绝地渊,道叔叔也早晚飞升天域。在他们眼中,哪有什么难事?”

    北烈阳猛地攥住花怜九的手,厉声道:“你是何人?为何化作怜九的模样骗我?她怎么样了?”

    花怜九闻言一愣,嗔道:“北烈阳,你疯了吗?我就是花怜九。”

    北烈阳摇头道:“你不是花怜九。道花派的高山,也许是人力所建,却绝不是花小妖大人做的。不止一人向我讲过,他可不是个勤快的人,怎么有耐心堆土成山。”

    那花怜九直直看向北烈阳,道:“你说的是真的吗?那样的绝顶高手,怎么会是懒人?”

    北烈阳猛地撑开精神幻境,将那花怜九笼罩其中,角人民齐声呐喊,声震山林。花怜九单手扶额,渐渐化作圣灵的模样。

    冰凉的触感,立刻变得阴冷,北烈阳将手甩开,混沌之气灌注到擎天大枪之中,猛地刺去。

    圣灵猛拍了自己的额头几下,怒道:“在圣灵殿内,你还敢猖狂?我本想让你在幻境中安然死去,你却不领情。”

    一道道魔气,从圣灵身上弥漫而起,化作黑索,缠向北烈阳。擎天之内,一股意识传出:“主人,我终于醒了。古魔元气,这是哪里?”

    北烈阳来不及回应,大枪已与黑索搅在一起。黑索犹如实质,将大枪缠住。幻境中的角人先民,举起兵刃,将渗入幻境的古魔元气击碎。

    擎天中忽然暴起一阵惊天杀气,将所有古魔元气搅碎。杀气直击圣灵,圣灵本是无形无质的魔气幻化而成,这股杀气一击便将他重伤。

    圣灵身躯一阵虚化,怒吼道:“你到底是何人?”北烈阳也为之一愣,这股杀气,明明是先祖北冥的,不是说他在地渊已无后手了吗?

    圣灵随即远去,圣灵殿内的奇景化作一片黑暗。擎天闪着幽光,在黑暗中极为显眼,北烈阳传音道:“擎天,北冥大人是否还有后手?”

    擎天传音道:“这次真的没了,这一道杀气,是北冥大人留给我的。”

    北烈阳不置可否,心中满是对花怜九的担忧。圣灵化作花怜九的模样,难道他控制住了这位精灵般的女子?

    一场大战,在大草原上激烈爆发。花千树手中的破军,划出道道灵力,直击魔天方等魔族修士。

    花千树身后,王贺之和清明各持宝剑,全力出击。三人面对一位魔皇,三位魔王,一位魔帅,实力远远不及,却夷然不惧。

    魔丁暗暗叫苦,这里虽然没有北烈阳和秋不二,却有花怜九的师兄。若是花千树有失,他魔丁的命岂能保得住?

    想到花怜九在自己身上施展的手段,魔丁遍体生寒。他猛地一个趔趄,跌倒在地。魔天青和魔太虚连忙跑过去护住他,退出战场。

    魔天方冷笑道:“魔太灵,你妹妹什么时候,要抢我的妹夫魔明了?”魔太灵心中起疑,这段时间以来,魔太虚颇为异常,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互相猜忌,手下的攻势便缓了下来。花千树岂能轻慢?他看准机会,破军猛刺魔太灵,一声巨响,随即爆发。

    花千树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血腥气传了出来。草原上忽然吹过一阵疾风,风中满是青黑的飞虫,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魔天方惊道:“飞天魔虫,它们不是在九天十地灭绝了吗?为何会在这里出现?”无人应答魔天方,几名魔族修士已飞身远去。

    花千树见漫天的飞天魔虫直直扑来,猛地挥出几道灵力,击杀不知多少魔虫,却丝毫挡不住疾风般的虫海。

    清明叫道:“千树师兄,跑啊。”随着话音,清明扭头便跑,王贺之紧随其后,花千树一样飞奔而去。

    飞天魔虫越聚越多,紧紧追在花千树身后。三人不知跑了多久,魔虫才渐渐散去。花千树举目观看,只见远处矗立着一座大殿,正是圣灵殿。

    圣灵殿大门紧闭,花千树三人绕着大殿转了几圈。试了各种办法,无法进入,最终又转回大门前。

    清明道:“千树师兄,这座圣灵殿有古怪,我们干脆守在外面,不要进去了。”花千树摇了摇头。

    王贺之手中的断流剑击出一道灵力,猛击在大门上。大门似乎微微颤了颤,却依旧紧闭不开。

    花千树取出几枚灵丹,塞到口中,将弑仙炮取在手中。他灌注灵力,弑仙炮猛地击发,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圣灵殿的大门被击开。

    这一次,花千树没有晕倒,脸色一阵青白,过了一刻钟,借助灵丹之力,慢慢恢复过来。花千树举步向前,第一个冲了进去。

    王贺之紧随其后,进入圣灵殿。清明叹息一声,看到远处魔气涌动,只好跟在后面,进入了那片死寂的黑暗中。

    转瞬之间,魔天方等人也赶到了圣灵殿外。几人各怀心思,纷纷看向魔天方和魔太灵。魔天方道:“魔明,你和天青留下,我进入圣灵殿。”

    魔丁巴不得等在外面,连连点头。魔太灵道:“太虚,你也留下来。”两人进入圣灵殿,随着一声轻响,圣灵殿的大门又一次紧紧关闭。

    圣灵殿核心处,圣灵满脸怒气。这本是他一步登天的机会,却屡屡受挫,如何不让人愤怒?圣灵面前的墙壁上,圣灵殿内的人全部出现在上面。

    北烈阳手持大枪,疾步向前。一匹马驮着一个女子,在大殿内横冲直撞。一个人族修士,以长矛开路,在他身后,还有两名修士,相隔十几丈。

    圣灵殿内,魔天方和魔太灵彼此戒备,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圣灵看了一阵,忽然笑道:“你们以为圣灵殿就是一片坦途?”

    随着话音,圣灵的右臂脱落,化作极为精纯的魔气,消散在空气中。圣灵殿的机关骤然而起,一声惨叫随即传来,不知是谁中了埋伏。

    圣灵疯狂笑道:“我拼着耗去百年修为,也要让你们知道圣灵殿的厉害。”笑声越来越响,圣灵殿内,竟然风雷大作起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