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kushu.com

第一百九十六章 动春酌

作者:二更一言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有了这一瞬间,他左手捏诀,对土蚤使出了月境之术。

    土蚤刹那间呆了一下,兵器停了下来,这才看清是一把硕大的镰刀。张白不容他反应,右手木手暴长,一下子抓住了土蚤的咽喉,左手同时摄出湛卢剑。

    一把长剑此时已经杀到,正是刺风的配剑,剑锋未到,剑气已达,连一个喘息的时间都没到。

    “铛”的一声,张白来不及细想,随手用湛卢剑格挡下来,手腕被震得有些疼。

    然而更觉得惊讶的是刺风,他“咦!”了一声,停住动作,有点发呆地看着自己的长剑。

    长剑已断,只剩下半截。

    连从佛像另一边包抄,刚刚赶到的海叶都大吃了一惊,这柄剑跟了刺风多年,是他用得非常顺手的兵刃,没想到这一下子就毁了。

    刺风这一气,非同小可,他脸色涨得通红,双手成爪,本来就血腥的眼神似乎能滴出鲜血来。

    张白见势不妙,立刻横过湛卢,右手出力将土蚤压到半跪在地。他仗着身材矮小躲在土蚤背后,靠着佛像,大喝一声:“谁敢动手,我杀了他!”

    “桀桀、桀桀!”土蚤似乎是失了神,不停地傻笑着。刺风和海叶没想到会出现这个情况,一时不敢妄动,塔中安静下来,只有土蚤的笑声回荡着。

    “你别激动,我们不拿你就是,千万别伤了我弟弟!”海叶忍不住急道。

    “我劝你放开土蚤,”刺风冷声道,“乖乖跟我们走,最多丢几根指头少条腿。到了东王爷那里,说不定王爷那天高兴,放了你也说不定。要是你拒不合作,我们现在就办了你,也没什么大不了,就说你挟持迷冥使,我们不得已而为之就行了。”

    “少吓唬人,抓我你就别想不付出代价,不信试试看。”张白毫不退让。

    双方僵持不下了一会儿,土蚤的那奇怪的笑声忽然停了。张白只顾着刺风,没想到土蚤这边因为修为天赋出众,竟然脱出了月境之术。他只感到手中剑身一震,几乎脱手而飞。

    大惊之下,张白急往后跃。一道弧形的刀光从他身前划过,正是土蚤的大镰刀。

    “轰隆!”张白后跃太猛,一下子撞上了佛龛。佛龛体型大,只有一层矮矮的护栏,他脚下拌蒜,收势不住跌入了里面。

    刺风当即跟上,伸手抓下去,没想到却抓了个空。

    他双目炯炯,扫视佛龛,却惊讶地发现,张白消失了。

    海叶此时也赶到了,他的兵刃是一杆前段成十字形的长戟,他不解地瞥了一眼刺风,长戟猛地插入佛龛,然后一阵旋转,把佛龛里连贡品带佛像,一起搅了个稀碎。

    还是没有张白,海叶也惊呆了。

    “看到了!”土蚤此时忽然大喊了一声,镰刀搂头劈下,把佛龛从中央处劈成了两半。

    里面还是什么都没有,然而土蚤却似乎能看见似的,尖声大吼:“看到了,你跑不了!”一纵身,连人带刀,一起跳入了佛龛所在的位置。

    海叶急忙叫他:“土蚤别急!”

    瞬息间,土蚤连人带兵器也不见了。

    刺风更加慌张了,他敛起眼神搜索,依然是空空如也。

    “土蚤、土蚤!”海叶连连呼喊,却没人回应。他心里大急,端起长戟,也冲了过去,刚到佛龛位置,人又一次瞬间消失。

    这下,刺风恐惧已甚。这算怎么回事?看起来不像是中埋伏,更像是中邪了。

    “海...海叶!土蚤!”刺风嗓音有点颤抖,又呼喊了几声,周围却一点回音都没有。

    “鬼...鬼啊!”刺风觉得自己真撞邪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一下子,三个人不见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他捡起地上的一块佛龛碎片,向人消失的地方扔去,碎片飞过去了,却没有落地的声音,仿佛一直在飞、永不下落似的。

    刺风浑身发抖,他完全慌了神,整个人被恐惧支配着,突然一声大叫,转头向楼梯口跑去。

    跑到楼梯处,隔着几个台阶,他一跃而下。哪知道正下落的时候,忽然迎面打来两个肉掌,刺风被吓得只想逃命,此时完全没有防备,被这两掌整整齐齐地正中了脑门。

    刺风像个转动的车轮似的,脑袋被打得凌空向后摔去,直挺挺地摔倒在地,当场昏迷。

    “另两个冥使呢?张白呢?”有人问道。

    来的人,正是于吉和稻劳。

    ......

    凉亭上,张白一脸懵圈地站着,手里拿着一个没来得及用的令牌。

    四下里如同自己刚才的梦境一样,周围是长满莲花的巨大湖水,宝石金银装饰的四面台阶。他灵机一动,跳出亭阁回头张望,亭阁上一块匾额,上书“宝池功德”。

    还真的是自己的梦境,不过这打盹打出来的梦境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完全一头雾水。

    “砰,当啷!”

    忽然,凉亭中又出现了一个人,正是大小眼丑男土蚤,他似乎是凭空出现,就像是空气忽然变成了人。

    “这出现的方式和摄物之术有点像啊!莫非又是一个梦界?”张白心中暗道,梦界是异界的一种,除了梦界的主人,一般是不能随意出入的,一旦忽视规律强行进出,必受重伤,石龙就是这样着了道的。

    会不会,土蚤也受重伤了?想着,张白慢慢凑近土蚤,想看个仔细。

    不料,土蚤突然狂嚎了起来,双手对着空中乱抓乱打。镰刀也不要了,摔得离他三尺远土蚤看也不看,只顾着乱嚷嚷,似乎是在和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作战。

    土蚤实力很强,张白也不敢靠的太近,没法制止他,只好皱着眉头,很不情愿地在亭阁上席地而坐,看着戏。

    “砰,哐啷!”又一个人掉入了梦境中,这次是海叶。

    张白吓了一跳,赶紧就地一个打滚,滚到了旁边的台阶下头。他不敢起身,只趴在台阶下,抬起半个头来。

    就看到凉亭里,好像在演出什么疯子剧目似的,海叶也和土蚤一样,也像个疯子似的,对着看不到的空气,不知疲倦地各种厮打吼叫。

    原本寂静的梦境,搞得吵闹无比。

    张白看了看四周,又摸了摸趴着的地面,触感很真实,这就是真的黄金地面,真是豪奢。不过金属一般触感很凉,这里则有点不同,一切都是温暖的。

    他缓缓站起身,目光盯着凉亭里的两个疯子,心里还是有点紧张,不知道他们这种状态,什么时候会突然结束,到那时候自己就无路可逃了。

    因为这个地方,四面围水,就是一座孤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